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行至日头渐烈,草尖上的露珠也消失无踪,莫研坐在车辕上,望着远处山顶的玄色巨石愈来愈近,心情也愈加轻松起来。她心中想,大哥中毒,身\_体定然损伤甚巨,要多给他补补身-子才是。耶律宗真此行定然带了不少珍稀药材,待回了大营,想法子或偷或骗,弄一些出来才好。

晨雾散尽,一行辽人骑着马正迎着他们过来,莫研定睛望去,瞧见为首的辽人正是之前受了伤的萧信。

原来,萧信被送回大营诊治,因他伤在脑部,辽国太医瞧了半天,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自己倒是生龙活虎地吃吃喝喝,除了对近两年的事记得不太明白外,并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太医仅能猜测,他脑袋被虎爪重击后,脑内可能存有瘀血,故而暂时失忆,假以时日瘀血化尽,他自然而然便能记起。

萧观音见哥哥并无大碍,便留他在营中休息,再三叮嘱他不可再上山去,她自己却带了些侍卫沿着原地去寻耶律洪基。只是这萧信岂是闲呆得住的人,虽不上山去,便自行带了一行人,在四周溜达着,追追野兔他也开心。

“你们是何人?”

眼见莫研他们马车驶过来,萧信立马拦在车前,斜睇她问道。他虽然不认得这些人,但这些日子大营无人,他闲得发慌,见他们似乎是往大营而去,看上去又不是贵族,干脆先拦下来为难为难再说。

为免引人侧目,莫研他们一行人此时所穿衣衫都是在小镇上所买的寻常辽人粗布衣袍,莫说萧信此时根本记不得她,便是记得,只怕乍看之下也认不出来。而萧信所带的这些侍卫都是刚从亲王府中调来,皆与莫研等人素未谋面。

“琪亲王!”莫研跳下马车,“我们是护送公主回来的。”

见这个其貌不扬的契丹平民丫头居然认得自己,萧信狐疑地侧头看她:“你说……什么公主?”

“大宋公主,公主跌下山,受了重伤,就在车里头躺着。”

“大宋公主……”萧信听萧观音抱怨了不止一次,他遇虎袭时,赵渝在山中失踪。他想想不对,若是公主受伤也应该从山中出来,而眼前这人衣着崭新,显然不像是从山中而来。

“把车帘掀开给我瞧瞧。”萧信疑心大起。

莫研无法,只得掀开车帘一角,让他看到里面的展昭和赵渝。赵渝卧在软褥上无法起身,见萧信探头进来张望,恼他无礼,故而装作闭目休息。

“那男的是谁?”萧信奇道。

展昭闻言,暗叹口气,忍住胸前伤口的疼痛掀帘下马车来,莫研欲要上前扶住他,却被他以目光制止。

“展昭参见琪亲王。”他从容施礼。

萧信一怔:“展昭?展昭又是谁?”他侧头问身侧侍卫,侍卫忙上前附耳禀报,他渐渐眯起双眼,目光不善地盯住展昭。

“你说你是展昭?可是,你可知道,真正的展昭此时应该在铁骑营。”萧信冷笑。“你们究竟是何人,有何企图,还不快老实招来。”

此时展昭与莫研心下皆是奇怪之极,他二人都曾与萧信见过面,就算萧信不记得他们,也该认得车内的赵渝,可萧信完全是一副与他们素不相识的模样。他们自然都想不到萧信会有失忆一事,还以为这当中又发生了什么蹊跷之事。

虽然心中疑虑重重,展昭还是有礼道:“展某已从铁骑营回来,现护卫公主回大营。”

萧信冷哼一声:“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你当我是傻子么。” 

车内的赵渝听到此处,忍不住低声唤了莫研进去,命她将自己扶起,再将车帘掀开。

“琪亲王,展护卫确已从铁骑营归来,与我们在途中相遇。”赵渝看着萧信,缓缓道。

萧信狐疑地眯起眼睛:“你……当真是大宋公主?有何证据?”

赵渝愣住,一时语塞-,以为萧信是故意为之,半晌咬牙道:“你的意思是,我试图假冒公主?”

萧信捋着缰绳,往近处走了几步。赵渝一脸病容,身上穿得又是寻常百姓衣袍,纵然是个美人,此时望去也只让人觉得憔悴不堪,全无半分公主风姿。萧信皱眉,遂道:“我如何能仅听你片面之词,你须得拿出证据来才行。”

莫研在旁不禁奇道:“琪亲王,你当真不认得公主了?我们前几日还一起在山中狩猎,怎么转眼你就好像不认得我们了?”

若要说出自己失忆之事,萧信觉得太丢脸,也不许手下侍卫插口,硬是仰头道:“谁说我不认得了,只是公主是在山中失踪,而你们却是自大路而来,谁知道会不会是有人趁机乔装易容,企图扮成大宋公主,混入大营之中。”

赵渝以为他存心刁难自己,怒气渐升,唤莫研道:“小七,把我那对同心玉佩给他看,那是宋朝皇家之物,断然假冒不得。”

莫研依言自包袱中取出玉佩,递与萧信,萧信拿在手中,他平日只专心于骑马射猎,这玉佩究竟是不是皇家之物他也不懂,把玩片刻,仍旧还了回去。

“营内还有随我们自大宋而来的侍女侍卫数人,待他们与我们相见,自然可辨真伪。”展昭温和朝萧信道,他看着莫研忿忿将玉佩放回包袱,轻按了下她的手,示意她莫要动气。

萧信略略迟疑,饶他也想不出其他法子,只得点点头:“我跟着你们去,莫要想耍花招。”

莫研闻言,翻了个白眼,仍扶赵渝躺好。展昭却不入车内,他不欲让这些人看出自己受伤,随莫研坐在车辕上。莫研留神看了下他扶在车上的手,指节微微泛白,知他定是因车辕颠簸而导致胸前伤口疼痛,心中疼惜,却又无法,唯能将马车行得慢之又慢。

萧信等人便紧随在马车后,见马车行得如此之慢,不禁心中生疑。旁边一侍卫附耳来言:“听闻展昭在宋朝又被誉为南侠,武艺超群,依属下愚见,您……不妨试他一试。”

闻言,萧信心中一动,他本身好玩好武,加上素日性情便是见树还要踢三脚、无风也起三层浪,这侍卫所言正中他下怀,也想不了太多,他立时低低吩咐:“你们分两边抄上去,试试他功夫,那个小丫头似乎也懂些拳脚,车里头的人可千万别动,万一真的是什么公主就不好了。”

“是。”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