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领了萧信的命,低下的辽人侍卫莫不摩拳擦掌,他们久闻展昭之名,只道是中原人夸大其词,甚想煞煞其威风,一直苦无机会,今日倒真是天赐良机。

听见后面马蹄声猛地急促起来,展昭心中一紧,已有不好的预感,正欲与莫研说话,便听见莫研一手紧紧拽住他的胳膊,口中急急道:

“大哥,待会不管何事,你千万不可运气。”

展昭还未来得及回答,马车左右两侧越上前来的辽人侍卫突地同时发难,拔出腰间佩刀朝他二人砍来。银光一闪,莫研不知何时已抽出腰间,替他挡开一刀,顺势俯身躲过砍向自己的那刀。

“好不要脸!”待辽人一缓,莫研口中怒骂道,手中不停,挥鞭策马,马车腾地窜了出去。

趁着辽人拍马追赶之际,莫研快手快脚地推展昭入马车内去:“大哥,你且进去,我自有法子对付他们!”

“小七!当心!”展昭虽不放心,但知道自己此时在外,反而碍手碍脚,引她分心,遂入马车之中,但手紧紧-撩-着车帘,若莫研遇险,好随时跃出。

马车自是比马匹累赘得多,不过片刻,那些辽人便已追了上来,两边各有五六人,挥着明晃晃的刀就攻过来。莫研暗自咬牙切齿,这些辽人虽然功夫不算是上乘,若是以一敌一,倒也无人是她对手,只是眼下她需得一手驾车,一手持剑,要迎战两边辽人,甚是吃力。

方才对展昭说她自有法子,不过是句大话罢了,眼下这情形当真是难对付得很。莫研脑筋急速转动,猛然想到怀中一物,心中大喜,立时收剑,将那物掏摸出来……

嗖、嗖、嗖……数十支绣花针自她手中扬出,纷纷打在辽人身上。

“针上有毒!”她勒马朗声道。这使针作为暗器的手法,她不甚懂,扬出去的绣花针虽多,劲道却小,更别提打-穴-位了。大多数针都是碰到人身上便掉落在地,刺破点皮,蚊子咬般的疼痛,若不说有毒,断断是唬不住人的。

听见个“毒”字,那些辽人果然被吓住,原不过是想试试展昭功夫,赔上一条命可不划算,已有人停马,拔下尚钉在衣衫的绣花针细看。

莫研见他们神色,忙接着道:“这毒无色无味,中后人也不会觉得疼痛。只不过三日之后便会浑身起红疹,再三日后出脓水,再再三日后全身溃烂,直至人断气为止。所以这毒便叫桃花三日。”

信口胡诌本是莫研的拿手好戏,毒性毒名她张口就来,连想都用不着想。那些辽人见她说得极顺口,自然不疑有他,当下便信以为真,忙各自下马来,朝莫研抱拳急急道:“姑娘千万手下留情,把解药给我们,此事根本是一场误会。”

“你们偷袭我们,刀刀砍来,还敢说是误会!”莫研怒道。

后面的萧信也赶上前来,侍卫忙告之他此事,他方知自己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他们已距离大营不远,营内有侍卫看见这里的骚动,部分侍卫赶了过来。莫研一眼瞥见其中一人正是随他们从大宋而来的侍卫,忙高声唤道:“公主受了伤,快去唤人来!”

那人也认出了莫研,又瞥见车内的展昭和赵渝,再无迟疑,连忙回身去叫人来,不会儿功夫,被赵渝留在营中的侍女侍卫便都赶来了。

“琪亲王,这些人都是原本在营中的,你且问问他们,究竟认不认得我们是谁?”莫研仍以为萧信存心为难他们,不依不饶道。

被这么个小丫头质问,萧信原想端出亲王的架势来压压她,但手下数名侍卫都身中巨毒,由不得他不理,只好道:“我也是谨慎起见,听说展昭功夫了得,想试试他以辨真假,并无伤人之意。”

见他毫无悔意,莫研怒目而视,好在大哥并未出手,否则毒入心脉,回天乏术,到时难道他还能以命相抵不成。

“小七,想来确是场误会,我们也莫再追究,先送公主回营休息要紧。”展昭知她心中忿忿,从车内探出头来低低道。

莫研回首看见他脸色煞白,额上汗珠滚滚而下,心中一紧,知道定是方才马车疾驰触动了他的伤口,顿时顾不上其他,急步回身,便欲送他回营内去。

“……姑娘,我等的解药……”

莫研眼睛只望着展昭,头都懒得回:“急什么,待回了大营,我自会调制给你们。”

听她如此说,那些辽人侍卫都暗自松了口气,既然有解药,早些晚些他们也能忍了,横竖莫研就在大营里跑不了。

在侍女请来了辽国太医为赵渝诊治时,莫研正在另一顶牙帐内替展昭小心翼翼地重新包扎伤口。

方才已经有人告之了他们萧信失忆之事,两人听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原本对萧信的疑心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我说他被老虎拍了一爪子怎得一点事都没有,原来是失忆了。”莫研细心扎好布条,替展昭披起衣袍来,笑道:“要是被拍成个傻子,我们可就拿他没法子。”

展昭半靠着软垫上,挽了她的一只手,微笑问道:“对了,你怎得带了那么多针。”

“你身上的毒不就是被毒针打的么,我看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在镇上买东西时就顺便买了几包绣花针,想闲的时候也练练,可一直也不得空。”她嘻嘻一笑,“没想到第一次使,就有这么大用处。”

“倒真是凑巧了。”

“可不是么,若当真让他们得逞,逼得你动手,岂非糟糕之极。”莫研想起仍然心有余悸,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

展昭轻轻掠过她的发丝,笑道:“对了,你信口胡诌的毒,打算怎么给他们调制解药?莫要再捉弄他们就是了。”

莫研原就存了心要好好捉弄下那些人,现听展昭如此说,只好笑道:“那我随便给他们喝点姜汤水,你看可好?”

展昭笑着点点头:“这法子好得很。”

两人说说笑笑,刚经历过一番惊险,此时回到大营,身心皆放松了许多。莫研驾车一夜未眠,不知不觉间倦乏涌上,连连打了几个哈欠,索性缩上软榻,挨着展昭浅浅睡去。展昭本就虚弱,遂取过身畔薄毯替她盖上,自己也躺下合目休息。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