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赵渝柔顺地让莫研脱去外袍,扶着躺下。她不言语,也不睡觉,只是双目茫茫然地注视着帐顶,一动不动。

对她此时的心境,莫研再明白不过,料劝什么都是无用,遂只是替她盖好被衾,便搬了凳子在旁边坐下,安安静静地守着她。

马厩处,苏醉拿着马刷用力地给马擦洗着,一匹又一匹,因站得太久,手中每用力一下,断腿处就钻心的疼直传上来,痛得他牙根紧咬,却一下又一下更加卖力地刷洗下去……

天色将黑,帐内未点灯,一点一点地暗了下了,赵渝终于回过了神,缓缓坐起身来。旁边,莫研支着肘,打着瞌睡。

“小七,你身-子还未痊愈,还是回去休息吧,不用陪我了。”赵渝推推她,柔声道。

莫研揉揉眼睛,抬起头来:“公主……你、你没事了?”

“我没事,你回去吧。”

赵渝微微一笑,神态间风清云淡,果然已看不出之前的哀伤之色。

莫研疑惑地盯着她多看了两眼,不放心道:“公主,你真的没事了?”

“没事,你记得去告诉老胡一声,我们明日午后就去找那个洞,让他备好马。对别人莫要透了口风,只能说是你想去谢神。”

“哦,好。”

“我也有些饿了,你出去让她们去灶帐看看有没有莲子,熬碗莲子羹来,突然想吃得很。”

“公主,你想吃莲子羹了。”

莫研喜道,赵渝已有很长一阵子对食物都厌厌的,提不起兴致,没想到今日却有胃口了,倒真是好事。她抬脚就往帐外走,走到一半,忍不住回头问道:“你不伤心了?”

赵渝平和道:“便是再伤心,可饭也还是要吃,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闻言,莫研笑了笑,释然出帐。

次日午后,苏醉果然备好马匹等着她们。

赵渝强打起精神,翻身上马,苏醉便牵着马往前走。身后,莫研将侍女准备好的香烛祭品等物放置好,也随即上马跟上他们。

“你怎么好像瘸得更厉害些了?”

莫研看苏醉走路的模样,比起昨日又吃力了几分,不由奇怪问道。

苏醉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恍若未闻。莫研只得提高嗓门又问了一遍,这时他才回首,淡淡答道:“没什么,天气转凉,总会疼一点。”

赵渝坐在马上,因体弱畏寒,裹紧-了斗篷,无意识地看着身遭雪景,半晌才轻轻问了句:“还有多久才到?”

“那地方偏,还得有阵子。”苏醉头也不回。

莫研颦眉看了苏醉背部几次,总觉得他今日郁郁沉沉不同往日,后来又想大概是因为腿疼得厉害所以不愿说话吧。

“你怎么不骑马?骑马的话,腿会好些吧?”她问道。

苏醉扫了她一眼,连话都难得答了。赵渝体弱,如何能让她独自骑马,万一摔下来如何是好。莫研自己也是大病初愈,总不能让她来牵马。

何况,能这样替她牵着马,他心中也会好过一些。

见他不答,莫研只得不再问。

三人便这般沉默着,一路到了莫研昏迷的水泽旁。

“就是这里了。”

苏醉先将赵渝扶下马,才走了几步上前,指着浅水的一处地方朝莫研道:“你当时就是昏倒在这里。”

赵渝上前几步,看这处浅水并未结冰,旁边的山壁上残雪稀稀落落地,从面上看并没有什么莫研所说的洞。

“洞呢?”她问。

莫研也正满肚疑惑地找着,她记得清晰,分明记得那日的大乌龟确是在眼前爬进了一个洞里,可从这里望去,怎么也找不到岩洞的痕迹。

“小七,可是你当时糊里糊涂,看错了?”赵渝有些失望道。

“应该不会,我记得很清楚。”莫研举起手,指着上面包扎的伤口道,“瞧,我记得缠在手上的鱼线就是那只乌龟进洞时,在洞壁上崩断的,当时那下疼得不行,再不会记错。”

苏醉听了她的话,一瘸一拐地走到挨着水面的岩壁边,用手在岩壁上慢慢地摸索着,看是否有什么缝隙……

岩壁凹凸不平,从这一侧看不清全貌,莫研索性脱-了靴子,涉着冰冷的水慢慢往中间走去,试着从自己那日躺的地方来看向岩壁。

“小七,你身-子还未好,能不能下水啊?”赵渝看莫研边哆嗦边找的模样,不由在岸上叫道。

“没事没事,就快找到了。”

莫研冻得牙齿直打战,目光反反复复搜寻,却也找不到那个洞,暗自气恼。忽得,脚下不慎踩了块滑溜溜的石头,她低唤一声,仰面摔倒在水中。

“当心!”赵渝在岸上叫,已然迟了。

外袍尽--湿--,莫研懊丧不已,手脚并用地想爬起来,抬眼之际,那日所见的岩洞赫然就在眼前,顿时喜道:“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

因岩壁凹凸层叠,那岩洞位置十分隐密,饶得莫研用手指着洞在叫,苏醉与赵渝望去,却仍旧是看不到岩洞,仅能看见一处凸出岩块,想是那洞便在岩块之下。

莫研此时心喜,也顾不得身上--湿--冷,大步上前,便伸手到洞中去掏摸……

“小心被乌龟把手指头咬了!”瞧她模样有几分滑稽,苏醉忍着笑,朝她喊道。

掏摸了半晌,莫研怏怏抽出手来:“洞好像挺深的,什么都摸不到。”

“这有何难,用烟薰就是,不愁它不出来。”苏醉答道,“你还是先上来吧。”

莫研高一脚低一脚地上来,苏醉除下自己外袍命她穿上:“脏是脏了点,也比病了强。”

好在莫研也不嫌弃,加上确是冻得发抖,遂脱-了自己的外袍,穿上他的。

三人到周围转了一小圈,收集了些干枝枯叶。因是说出来祭拜,连小火盆也都一并带着,眼下倒是正好合用。将那些干枝枯叶都拢到火盆中,取了火石点燃。苏醉让莫研端着火盆在洞口,自己则扇风,将烟气往洞里头赶。

果然,不出多时,里面啪啦啪啦地出来了几只小乌龟。莫研笑道:“原来还是一窝子,这下可有得抓了。”

赵渝颦眉细看那些小乌龟,龟壳都是寻常,并非五彩神龟,不由有些失望。

那些乌龟仍在往外跑,身量倒是越来越大起来,连带着龟壳亦有些闪闪发亮。

“真是五彩神龟啊!”莫研捧着火盆,四下张望,啧啧咂舌。

苏醉扯过之前莫研脱下的外袍,拿在手上,就准备着包只乌龟:“公主,你要哪只?”

赵渝因不能下水,站的稍远,只得道:“你看着办吧!”

“挑大个的,挑大个的!”莫研手动不了,直努嘴,“那个,那个大!”

“哪个?”苏醉看着都差不多。

两人正说着,此时洞里慢吞吞地爬了出一只比之前出来乌龟都要大的龟,龟壳莫约有四个巴掌大小,日头下缤纷闪耀,煞是好看。

莫研见了直叫:“就它了,就它了!公主,你看!真是五彩神龟!”

赵渝也看见了,喜道:“好,那就抓这只吧。”

“要是待会出来一只更大的怎么办?”苏醉笑问道。

“更大的也搬不动了,就这只!”赵渝笑喊回来。

“行!”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