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一片冰心在玉壶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苏醉将莫研外袍抖了抖,朝那大乌龟抄底一捞,就将它裹到了衣袍中。

“松开点,别那么紧,把头给它露出来,当心它会气闷。”莫研在旁端着火盆又插不上手,急道。

苏醉涉水上岸,略松了松手中衣袍,试着找出乌-龟-头-来,殊不料那大乌龟突遭奇变,早已将头缩至壳中,就剩下个光溜溜的五彩龟壳。

三人见了,忍俊不禁,皆哈哈大笑。

莫研放下火盆,好奇地摸了摸龟壳,不解道:“这龟壳也不知是怎么长的,当真奇怪?”

这么个稀奇玩意,其他二人也皆都是头一遭见,也都蹲下-身-子细细端详。

三个人轮番在龟壳上摩挲了一会,苏醉想起方才摸岩壁之时,日头照在岩壁上,隐隐光芒闪动,突然笑道:“我明白了。这龟定是常年生活在岩壁之间,背上蹭沾了岩粉,天长日久,岩粉也就与龟壳融在了一起,在日头底下看,自然就是五彩的了。”

莫研看了看龟壳,再看看方才的洞,深觉他说得有理:“难怪小乌龟身上都没有,想来是火候未到。”

赵渝担心地摸摸道:“若是如此,那我们把它带回去,会不会掉色?”

“不会的,放心吧。”苏醉道,“它常在水中游,都未掉色,想来是不会了。”

赵渝想想也对,遂放下心来:“那把它带回去吧。”

莫研看着乌龟就直想笑,笑道:“公主,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思,你把这乌龟送给耶律洪基,他当真会感动么?怎么我看着它就觉得逗呢?”

听她这么一问,赵渝原先脸上的笑意立时敛去不少,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会感动,我不过是尽力而已。”

苏醉闻言,侧头望了她一瞬,起身淡淡道:“其实真正能打动人心的,并不是东西有多贵重,而是在于这个人为他做了些什么,或者说为他付出了什么。”

赵渝尚未开口,莫研就点头赞同道:“他说得有理……”她偏头朝苏醉笑道,“我发现你说的话总是挺有理的。”

苏醉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莫研又朝赵渝道:“公主,既然你的目的是为了让耶律洪基感动,反正眼下乌龟也到手了,我们不妨再演一场戏让他看看。”

“你是说演一场千辛万苦的戏?”赵渝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对。”

莫研笑眯眯道:“我们之前那么辛苦,可耶律洪基都没看见,太可惜了。现下他正好回来了,正是大好时机。”

赵渝不用多思量,便点头同意:“只是怎样让他看见,又要象真的一样,我们还得好好筹划下。”

莫研扭头看向苏醉:“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苏醉俯身将乌龟包起,看也不看她们道:“你们女-人家争宠的事,我可不懂。”

闻言,赵渝心头一涩,还未开口,便听莫研怒道:“你说什么呢,公主要不是为了大宋,用得着嫁给那个耶律洪基吗!……”

“小七!”赵渝喝住她,淡淡道,“我所做之事,不必对别人解释。……我们出来也久了,回去吧。”

苏醉说出口后,已然深悔于心,暗恨自己明知她身不由己,又何必要说出这种话来讥讽于她。可他不知道为何,看着她为了耶律洪基忙来忙去,就是忍不住……

“这只乌龟就先藏到我帐中,到时候再拿出来。”莫研还是气恼,自苏醉手中将乌龟拿到自己马鞍上放置好。

赵渝微微笑了笑:“也好,你好生养着。”

苏醉再无多话,扶了赵渝上马,便一路沉默着回了营。

这日晚,榻上莫研翻来覆去睡不着,榻下被圈起来的乌龟亦不安分地爬来爬去,时而还挠着地毯沙沙做响。

直过了三更天,外头已是寂静无声,这时才有个人影悄然无息地闪进来。

“大哥……”

莫研低低地欢喜唤道,笑颜如花,纵体入怀。

软语温香满怀,纵然本想责她怎能如此大意,万一来者不是自己又怎办,展昭却也说不出口,-搂-紧她柔声问道:“身-子可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今天还和公主……”莫研才说到一半,即被展昭打断。

“榻下有人?”他听见那乌龟挠地毯的动静,心下一紧。

莫研忙道:“不是不是,是我养了头乌龟在底下,你可别说出去。”

展昭闻言哭笑不得,奇道:“你养乌龟做什么?”

“是替公主养的,此事说来话长,大哥你坐下我慢慢同你说。”莫研拉了展昭在榻上坐了,果然把事情原委慢慢说给他听。

展昭听罢,沉吟良久,问道:“耶律洪基甚少单独出行,身边总会跟着不少侍卫。你方才所说要作戏之事,定要思量妥当,不着痕迹才行,否则就算他看不出,他身边的人看了出去,岂非前功尽弃。”

莫研自信满满:“公主是真的有病在身,又不是装的,只要让耶律洪基觉得公主是为了他而病得就成了。只要公主演得象,这事,任谁也瞧不出破绽来。”

“你们还是得小心,耶律洪基……”展昭犹豫了下,不知道该不该把耶律洪基身边那个女-子的事情告诉她,转念又想到莫研也见过方夫人,以她的记性,到时肯定一眼就觉得诧异。他思前想后,稳妥起见,还是得先告诉她为好。

因不敢点灯,且今夜无星无月,帐内几乎是漆黑一片,展昭不说话的这会儿,莫研瞧不清他的模样,也不敢碰他易容过的脸,只得把脸贴到他颈窝处,蹭了又蹭,蹭了又蹭……

“小七……”

她的发梢就在他鼻端轻扫,弄得他直痒痒,忍不住笑唤道。

“大哥,你身上真暖和。”她索性把手也探了进去,触到温暖结实的胸膛,满足地叹了口气。

知她怕冷,展昭拉起旁边的锦衾,将她密密盖上,也一并盖到自己身上。

莫研舒服地缩了缩身-子,贴他贴得更紧-了些,倦意一阵阵袭来,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小七,你先别睡着,我有件要紧事得告诉你。”展昭在她耳边道。

“大哥,你说便是,我听着。”

“好,你千万要记清楚了。”

“嗯。”

“耶律洪基身边的侍卫中有一名女-子,她的长相和你三年前见过的绣庄老板娘方夫人非常相似。这个人的来路我还未查清楚,但很可疑,她可能也会用毒,你一定要小心。”

他说完后,许久都未听见莫研出声,还以为她当真睡着了,便轻轻摇了摇她:“小七,醒醒……”

“大哥,”莫研这才开口,声音冷静,清醒无比,“三年前,你中毒就是被她害的么?”

“不是,你莫要自己瞎想。”展昭道。

“三年前,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结果……”莫研咬咬嘴唇,“现在,你还是不预备要告诉我么?难道,你就那么看不起我,觉得我帮不上你一点忙?”

“不是……只是我不愿你卷入这事里。”

莫研低低叹了口气:“大哥,水里也好,火里也好,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三年,我为何要留在开封府,因为我觉得那里处处都有你的痕迹。包大人、公孙先生,他们是日日与你说话的人。我与他们说话时,常常会想,大哥你也是这般同他们说话。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他们是日日与你办差的人,我与他们办差时,常常会想,大哥你也是这般同他们一起办差……”

听着她静静地叙述,展昭心中酸楚,喉头哽咽道:“小七,莫在说下去,我懂了。”

莫研停了口:“……真的?”

“嗯。”他的头抵着她的,“以后,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咱们都在一起,谁也莫去受那份苦。”

“你可莫再要骗我。”莫研咕哝道。

展昭微微一笑:“这次没有。”

莫研微微仰头,亲了亲他,才又问道:“方才你说的那个女-子,你不方便查她的话,我可以帮你。”

“你……”展昭本能想说“你千万莫要掺合”,话到嘴边,突想起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便转而-搂-紧她,交待道:“你要去查也行,只是自己当心,莫漏了痕迹。”

“我这三年捕头是白当的么?”莫研轻轻笑道。

展昭亦低低笑了笑,又告诉她道:“这女-子,苏醉曾在雁歇镇见过她,想来才入关不久。你可多留意下,是否有与她往来过密的人。”

“好。”

莫研听到他说雁歇镇,不由想起三年前的事,问道:“大哥,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我也曾在雁歇镇上看见改扮的官差?”

“自然记得,当时你还说那些人脚步迟滞,像是功夫不高的人,可你说错了。后来海东青曾与他们交过手,那些人个个是武功好手,他们当时不仅改了装,连功夫都隐藏起来。”

闻言,莫研咬牙切齿:“连我都敢骗!这些混蛋!”

展昭微微一笑,接着道:“后来海东青也曾到边界官府查过,却也查不到这些人的踪迹。当初若能查出他们来历,便能牵出那个幕后主使之人。”

莫研听了他的话,怔了怔,一些极零星的片段自脑中掠过。片刻之后,她低低唤了一声,猛然抬头望向展昭:“大哥,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记起什么?”展昭莫名其妙。

“记起那些人是谁。”莫研急切道,“大哥,你听我说:我来的路上曾经在河间府尹李奇高的府上住了一宿。那夜因为一场误会,我与两个府中侍卫还打了一架,那两个侍卫的功夫便高得很。当时我瞅着他们就觉得有几分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在那里见过。你方才一说,我才想起来,他们就是那日改装出现在雁歇镇上的人。”

展昭微微一惊:“你肯定不会认错?”

“没错,就是他们。”莫研肯定道。

展昭深吸口气:“他们若是李奇高的内院侍卫,也难怪海东青查不到。李奇高区区河间府尹,他还拿不到大宋兵力布防全图,可他的夫人是庞胧,庞太师之女,只怕这事庞太师才是幕后主使。”

“庞太师?”莫研直皱眉,“他在朝里可吃香得很,自从那个三司使被贬了之后,就数他最霸道了,他还有个女儿是皇上的爱妃吧?”

展昭沉默半晌,苦笑:“我早知道这事的幕后主使官职一定小不了,可也想不到居然会是他?他究竟为何要出卖大宋呢?”

莫研抚抚他的脸,安慰道:“肯定是他的脑袋被驴踢过,大哥,这种事你就别想了。我们就好好想想如何能早日把证据找出来交给包大人。”

“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展昭沉声道,“眼下,我们还是留心耶律洪基身边那女-子,我猜想,她多半是庞太师送与耶律洪基的。两边的联络,不知道会不会也是她?”

“此事交给我便是!”莫研笑道。

“一定要小心。”

“嗯。”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