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文学 > 郑爽的书 > 我拼命长大,你们白了头发

我拼命长大,你们白了头发

小时候我们总喜欢问爸妈为什么,人为什么是直立行走的?水为什么是无色的?时间为什么是顺时针跑的?他们总是会告诉你,“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啦”。我总以为那是语塞-的敷衍,于是常常抓心挠腮渴望找出答案。长大后我们不再问为什么,因为渐渐发现不是所有问题都能找到最优解。小时候有小时候的烦恼,长大后有长大后的苦衷。所有“为什么”背后都是爸妈为我撑起的保护伞和隔离板,那就让弱小的我再好好快活一会儿吧,夜里还醒着的成年人啊,脱下铠甲的你们,尽情呼吸新鲜空气吧!明天仍然要提枪上马,开疆拓土。

我还没有想好理想的意义,它好像是模糊的、不确定的,并不深奥,也不美妙。小时候不明白坚持的是什么,长大后不明白坚持的对不对。常有人说,“我是会思考的、独立的个体,凭什么要替父母实现理想的人生”?我几乎没有这样认为过。和爸妈之间强烈的情感纽带就好

像一个结界,我们之间延续着爱和信仰,在我被赋予生命的那一刻,我们就再也分不开了。因此,所有努力的动力来自于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某种程度上,这是我的义务。我们的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的,他们在二十多岁的年纪放弃了肆意潇洒的机会,为了新生命整日奔波,尽力创造最好的条件,所以我不介意梦想的延续,我更害怕让他们失望,害怕辜负他们的期待。爸妈一步一步用心教导着我,为我做好一切打算,披荆斩棘铺好每一步该走的路,我手中的王牌是他们用尽大半生心血资助的未来,所以我不能胆怯,迈出第一步时我就斩断了所有退路。

既然如此,与其说是他们的控制欲,不如说是我自己强烈的奋斗欲在推动着自己前行。我总是把自己和爸妈放在平等的立场上去理解,如果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或多或少总希望他们能成为比我更好的人,毕竟那是血脉相连的力量。我当然有选择自己人生的自由,可并不意味着对家人的付出置若罔闻。不论是起初随意也好,日后洒脱也好,真正的自由是我始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选择任何道路都一定会到达。

那时候爸爸为了让我顺利地完成艺术之路,要比很多人更努力地赚钱养家。大家总说学艺术就是烧钱,确实,不管是学钢琴还是舞蹈,价格都很昂贵。除此之外,为了让我

更有镜头感和表现力,爸爸攒足了钱买了台摄像机,对于那个年代的家庭,摄像机还是稀罕物,小伙伴都羡慕到不行。这台摄像机见证了我青涩的蜕变,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影像资料,也开启了我恣意的表演生涯,想来爸爸也是很有成就感的吧!

六岁去棋盘山玩。

 

一开始爸爸只是一个小工程师,每天早出晚归,永远穿着同一件夹克,吃最便宜的菜,努力打拼才让家里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记忆中最清晰的是,我家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摩托车到桑塔纳、捷达、马自达……全都是爸爸日夜兼程的功劳。他是个非常有担当的人,家族责任感很强。作为家里的老三,爸爸对他的哥哥、弟弟都很上心,从不计较自己付出多少,总是为他们费心费力打点好一切。他曾经帮我老叔开了一个汽配厂,选地段、找员工、拉客户,最后还帮着买了房子,这些我都记得很清楚。大概是从小看爸爸对家人不遗余力的付出,我总想着长大后一定要接替爸爸做好家庭顶梁柱这份工作。那时的我只看到自己穿梭在补习班之间,跳跃在舞蹈与钢琴之间,只看到镜头前我惊喜地笑,却看不到爸爸拖着疲惫的身\_体默默付出,看不到他在大人的世界里承担着大大小小的责任,还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

比起成熟稳重的爸爸,妈妈的-性-格活泼很多,她喜欢探索广

阔的世界,从不畏惧接触新事物,总是对世界怀有新鲜的好奇心。如果用流行的话说,妈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她对艺术表演有极强的敏感-性-,尤其擅长唱歌,年轻的时候妈妈还做过驻唱歌手,在那个年代这是她唯一展现歌喉的机会。我常不由自主想象妈妈站在舞台中央唱歌的样子,那个她一定把生活的幻想和期待的美好寄托在了歌声中,那个她光芒四射,美得不可方物。姥爷退休前一直是警察,对妈妈管教也十分严厉,好在姥爷帮忙挡住了大批追求者的步伐,不然老爸肯定不会很快-抱-得美人归。还记得妈妈总是晚上十一点下班后带好吃的给我,我天天眼巴巴地等到妈妈进门那一刻才会消停一会儿,老爸因此没少嘲笑我。后来为了照顾我的生活和学习,妈妈不得已辞掉了她热爱的工作,她从没有在我面前表现过惋惜,但我知道她放弃的是唾手可得的梦想和那个坚定执着的自己。

除了日常生活中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妈妈还要负责我的学习,包括亲自监督检查功课和接送我去辅导班。从小学一直到高三,她不比我轻松,甚至更心累。有时辅导班排得很紧凑,我上午去舞蹈课,下午去英语课,晚上还得去学钢琴,一整天都要连轴转。但有了妈妈的鼓励和陪伴,我并不辛苦,反而觉得好玩又充实。尤其是每周五我精

力快耗尽的时候,妈妈就会带我去外面下馆子犒劳我,吃炒面、拌饭等我最喜欢的食物,和我一起回顾本周发生的趣事,简直不能更开心。对我来说,妈妈更像是一个大朋友,一手举着“保护伞”,一手拿着“充电器”,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她给予我爱的方式和爸爸不一样,或许无法满足我所有任-性-的小情绪,但妈妈会一直陪着我,在我伤痕累累的时候照顾我,在我痛哭流涕的时候拥-抱-我,在我迷失方向的时候引领我,在我想家的时候下一秒就出现。

无忧无虑的时候什么都不想,慢慢懂事后,看到爸妈平日的辛苦,我真的不忍心让他们再为我操心,所以总是很努力地表现自己,让他们少点担心和负累。但“贴心小棉袄”也有漏风的时候,虽然不确定那年考北舞让爸妈破费了多少,他们倾尽所有却没有换来如愿以偿的结果,我既心疼他们,又责怪自己。事已至此,我只能尽力做到让他们每一分钱都花得有价值,所以后来独自去四川的一个艺校学舞时省吃俭用,一个月才花五十元不到,而且大部分的钱都花在给妈妈打电话补课上。有时候我还会做点儿“小生意”,比如在寝室和小卖部之间帮忙跑腿买东西,每个月5块钱;给同学洗衣服,每次两块钱……现在相对比较节俭的生活习惯大概都是那时候慢慢养成的,再

回想当时的状态又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在四川学舞蹈时,妈妈暂时不需要陪在我身边照看,便去了老叔的汽配厂负责记账。其实她并不喜欢这份工作,可一方面为了协助老叔,另一方面为了能多赚些钱给我创造更好的生活,她每天风雨无阻、勤勤恳恳。后来汽配厂发展得越来越好,但妈妈也没赚到什么钱,身\_体还落下了几处毛病。她习惯了为我操劳和无条件付出,面对别人的求助和索取她也十分慷慨。可能妈妈和姥爷-性-格太像了,处理任何事情都干净利落,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冷冷的,内心却还是想方设法把别人交代的事做到最好。忘记是哪天听歌看到一句评论,“从小觉得最厉害的人就是妈妈,不怕黑,什么都知道,做好吃的饭,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哭着不知道怎么办时只好找她。可我好像忘了这个被我依靠的人也曾经是个小姑娘,怕黑也掉眼泪,笨手笨脚会被针扎到手,这个最美的姑娘,是什么让你变得无比强大?是岁月,还是爱”。

彼时还是少年的我虽然想让爸爸妈妈过得舒服一点,但没有足够的能力,长大后的我有能力让他们过得更好时,却因为忙忙碌碌的行程抽不出时间陪伴。很久以来总觉得对他们亏欠太多,终于有一次我推掉了所有戏和活动,给自己放了个假,只是想和从前一样,安安静

静、平平常常地跟他们待在家里,过一段最普通的日子。那段时间充实又规律,每天的乐趣就是找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对什么都充满好奇。记得当时刚兴起网上在线课程,我每天早晨都跟着学习哈佛公开课,又找回了当年拼命学习的感觉。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探索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兴奋不已的状态,感受着做回自己的美好。

爸妈看我一反常态突然停工回家,担心我受到什么挫折一蹶不振,每天都唉声叹气的。我只好安慰他们说最近压力太大,喘口气调整一下再回去工作。其实这只是小部分原因,并不是全部实情,更多的是想多花点时间陪着他们。假期结束前为了让他们安心,我特地带他们报团去了欧洲深度游,痛快地玩了20多天。我们全家都很喜欢法国的建筑风格,每天都像是在梦幻王国中一般。去卢浮宫的路上我和妈妈在法国巴士上捧着pad看《甄嬛传》,耳边吹过咸中带--湿--的风,那一刻竟然有点想哭。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感觉是,就算世界荒芜寸草不生,我亦有这点星星之火用作燎原。

工作之后我把赚到的所有钱都交给爸妈保管,身边的人听说后对此好奇不已。理由很简单,我对爸妈的放心远远超过了自己,他们倾注毕生心血供我安心成长,为我挡下所有子弹,现在的我终于能够和他们比肩

而立,为何要在金钱上区分彼此呢?也许我还没有强大到像曾经的他们一样事无巨细地为我打算,但他们正在一天天老去,从此以后,就让我张开双\_臂护你们周全。

龙应台的《目送》里写:“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们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只想快点跑过时间,告诉它慢一点,再慢一点。

不记得是谁说过:

“父母在,人生尚有归途。

父母不在,人生只剩来处。”

爸爸特意挑了这张照片,这是他12岁时,帅气的样子。

 

爸爸妈妈的感情一直很好,他们一起陪我度过的童年时光,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从小到大,公园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我跟爸爸妈妈的身影。

 

每年的生日,爸爸妈妈都会为我拍一些照片,现在看来,都是满满的爱。这四张是五岁生日照。

 

六岁生日照。能看出来我模特的身份吗?这是在沈阳特别有名的一家照相馆拍的一套照片,被他们摆在橱窗里。

 

八岁生日照。妈妈说,每次照相的时候,摄影师都会赞叹我摆姿势的天赋。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