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文学 > 郑爽的书 > 不是所有离开,都曲终人散

不是所有离开,都曲终人散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或许总有那么一个人,你很早就失去了他,可一辈子

都崇拜他。自我出生那天开始,他便把我捧在手心,视作最珍贵的宝贝。他陪伴我的时间有限,留给我的爱却永恒。

我其实很久都没有再想起当时的画面了,只是昨晚做了一个梦,像一部黑白电影,电影里的人正努力坐到沙发上,抬起手颤巍巍地招呼我坐在他身边,嘴里喊着“大壳,快来”。醒来后我忍不住地流眼泪,我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大脑里跳出的回忆片段。只是姥爷啊,我真的很想您。

大家都说小的时候我和姥爷最亲,总是像个跟屁虫似的粘着他,模仿着他的所有样子。他总爱用胡子扎得我到处躲闪,喝老酒时还不忘在我脸上嘬一口。他的手好奇妙,能把各种不起眼的东西变成玩具,陀螺、小挂件、毛绒玩具……每次爸妈生气假装要揍我的时候,我就咿咿呀呀招呼姥爷保护,像是有专属安全区一般。可惜随着我一天天长大,他眼睛越来越花,耳朵越来越背,打瞌睡的时间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差。我多想再牵着他的手慢慢走,就像那时候他牵着我一样。

姥爷是警察,说话做事都雷厉风行,十分威严。有时候他发起脾气来连家里的小动物都害怕,但姥爷从来不会凶我,因为我年纪太小又总是缠着他、讨好他,所以在众小辈中,他最喜欢我。小时候的记忆零散,但我特别清晰地记得姥爷会瞒着爸妈给我藏好了小零食

,却总说自己牙口不好,每次都是看着我吃。在那个5分钱就能买奶油冰棍的年代,没有人像他一样,每次都给我买最贵的巧克力糖,看到我珍惜又满足的样子,姥爷在旁边会宠溺地笑,露出难得温柔的一面。

我们常常需要一个人,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他亦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姥爷就是那个比我自己更要懂我的人,他从不会错怪我的好意。由于工作性质,姥爷是一个有严重洁癖的人,每天下班都会把白衬衫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阳台上晾干。那时候年龄太小,也不明白姥爷为什么要天天洗衣服,有一次我看见他挂在阳台上的衬衣不停滴水,就踩着小板凳使劲儿抻着手帮姥爷拧干衣角,由于个头太小帮忙不成,反倒留下了脏脏的小手印。一开始我吓坏了,觉得姥爷一定会特别生气,于是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就开始掉眼泪,还绞着小手暗自担心。姥爷买菜回来后看到家门口可怜兮兮的我哭笑不得,了解始末后只是把白衬衫重洗了一遍,眉头都没皱一下。姥爷明白我只是好心想帮忙,所以他从不指责我,在他面前我永远是最真实、最轻松的样子,我不怕犯错,更不怕犯错后他的指正。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很强大却也很温柔的人,是那个可以一直保护我的人。

姥爷走的时候我才三岁的样子,妈妈说“姥爷死了”的时候我完全不

知道是什么意思,那个“死”字干脆又利落,但和“走了”“没了”什么的真的不一样。据说他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就好像是睡过去了。真的是睡过去了。那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但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的身体是冰冷的、僵硬的吗?他的嘴唇是青色的、没温度的吗?葬礼的时候,只依稀记得所有人挨个鞠躬,我却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捉迷藏游戏。第二年的清明跟着妈妈去上坟,那块墓碑安安静静地陪伴着他,可我依然不理解,说好的捉迷藏怎么还不结束呢?于是我一圈又一圈地绕着墓碑转,嘴里嘟囔着,“姥爷快出来呀,游戏结束啦,快回来吧”。我出乎意料地完全不害怕,只是隐隐有一种想再见他的欲望。尽管事隔多年,但那天的场景就像印在脑中一样,我单方面宣布游戏结束了,可姥爷再也没出现过。

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姥爷离开了。提起他,我总像是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但怎么也开不了口。从某种程度上讲,姥爷更像是我的精神偶像,就像后来的我也总学着他每天洗队服一样。他做事儿讲究风范,处理事情干净利落。受姥爷影响,我也希望自己能变成光明正大、界限分明的人。小时候跟爸妈去亲戚朋友家,即使得到随意玩耍的允许,我也会老老实实待在大人身边,不会肆意跑跳,更不会乱翻东西。同样的,我

也不喜欢被别人一声不吭带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有很重要的东西想用时怎么也找不到,我可能会念叨个好几天。我这样别扭的人——宁愿被别人说不够大方小里小气,也不愿因为自己一时逞能却事后埋怨他人。妈妈说姥爷平日非常低调,不管是受单位嘉奖还是帮邻里做事,总是藏着掖着不让家里人知道。现在还留在我身边的人,都和姥爷一样低调又努力。我想如果姥爷能再陪我久一点,我一定会让他看到更加沉稳、坦荡、有担当的那个郑爽。

1.jpg

姥爷

 

现在的我不够成熟,性格偶尔别扭,也不擅长和别人相处。不如意的时候我总抬头看着,就好像姥爷和我之间还有无线连接,他会保佑我、指点我,教导我学会忍受误解、面对离别。我知道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很多,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那些久远却不失温度的小确幸日渐清晰,时间总是让想记得的愈发深刻。还不算晚,总会有我足够强大的那一天,他一定看得到。

我想写的很多很多,可自己话痨的本性这一刻反倒显现不出来了。想说的话太多却没有重点,脑袋被一团又一团乌七八糟的东西堵着,就好像茶壶里的饺子倒也倒不出来,我的表达能力实在差得要命。

可能,面对最最亲密的人,那些“人死如灯灭”“入土为安”的说辞,是万万要不得的。写这篇文的时候,连着好

几天都梦见姥爷回来了,他的样子太模糊,低头跟我说了好多好多,声音细细的。姥爷说,我忘了和你说再见了,再见啊,好孩子。我多想姥爷能每天来我梦里,和我说说话。在那样一个我记不住具体时刻的日子,他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像是睡着了,再也没醒过来。但是我希望他还在,我无比希望他还在。

有的人走了,但不是不在了。

这不是结束,是他住进你心里的开始。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