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装睡的人

第三百六十七章 装睡的人

夜,锦苑。

风起,一抹绛紫色身影悄然而落。

衣裾轻摆,墨发飘飞,无垠月色晕染下那张金色面具泛起淡淡华彩,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凤天歌想要起身时,容祁已然落座。

坐下时,直接拉起凤天歌手腕,搭在石台上。

凤天歌微怔。

“在试练场里受伤了?”容祁叩住凤天歌皓腕,轻声开口。

凤天歌恍然,“与岳雷对战时用力过猛。”

“谢如萱的事温某听说了,你果然没有看错人,她很不错。”提到谢如萱,容祁便想到之前在谢府的那一拳。

他真不是特别明白,凤天歌明明亲口说过喜欢他。

怎么下起手来比以前更重了呢?

“武盟结束,天歌势必要入朝堂,七人中,我想把谢如萱带在身边。”凤天歌不经意瞄了眼被容祁叩在石台的手腕,强压下心底那丝波动。

不可以,乱想。

容祁点头,“温某以为,谢如萱虽为你舍过命,但……”

“以如萱的性子,不适合知道太多。”凤天歌明白眼前男子所指,立时解释。

瞧瞧他家歌儿,就是这么聪明!

“入朝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容祁音落时,无比艰难将手从凤天歌皓腕上移开。

再不挪下来,他四海商盟盟主的人设就崩了!

温度散尽,凤天歌心底隐隐闪过一丝失落,“眼下鱼市南无馆已经坐大,金翠楼那条谍路也已经铺稳,军政财谍只剩下军政,天歌入朝,能收则收,不能则除。”

入朝之后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你千万小心。”容祁也想入朝,想来想去都没可能。

凤天歌微微颌首,“盟主放心,天歌很清楚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风渐起,院中树叶不断发出的沙沙声打破此间宁静。

月光从树叶缝隙穿透,落在凤天歌脸上仿佛镀上一层银辉,绝美无言。

容祁看痴了。

“盟主想到什么了?”凤天歌能注意到眼前男子在看她,但又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看自己,还是一时晃神。

“下毒一案,你做何安排?”容祁搪塞开口,心里想的却是楚太后之前所言。

要说楚太后真不办事儿,武盟都结束了还等啥呢?

再等黄花菜都凉了。

“凤雪瑶跟老夫人,总有一个人要为此事付出代价。”凤天歌之前把蛇头送过去并非一时解气,而是让二房跟老夫人明白,案子不可能落在谢如萱头上。

至于会落在谁头上,只看二房跟老夫人谁的道行深。

对此,凤天歌还真不太好猜。

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同在镇南侯府,钟绮院里的灯火亦亮着。

自偌大一颗血淋淋的蛇头叩在老夫人头顶之后,隔了一天一夜,老夫人才算醒过来。

紧接着,周嬷嬷便将凤天歌临走时撂下的话原原本本重复一遍。

内室,老夫人倚在床榻上紧捂被褥,身体不时发抖。

显然被那颗蛇头吓的不轻。

“老夫人,现在可怎么办?”周嬷嬷反复琢磨

,总觉得要出大事儿。

提到凤天歌,老夫人气的咬牙切齿,“说她是孽种她还不爱听,若不是孽种,怎么就跟讨债似的阴魂不散!”

“老夫人,现在不是考虑凤天歌的时候,眼下这种情况,丁酉势必要从您跟雪瑶小姐中间找出个凶手出来……”周嬷嬷欲言又止。

“凶手当然不会是老身!老身若真想杀凤天歌,当初她生下来的时候直接找人溺死就得了,还用得着费这么大劲下毒么!”老夫人理直气壮嚷了两声。

周嬷嬷赶忙过去把窗户关紧,转回身时刻意压低声音,“话是这样说,可老奴觉得……雪瑶小姐也是不会认的……”

老夫人皱眉,似有深意看向周嬷嬷,“你是怕她……那也是个丧门星,早知如此就该早些把她嫁出去!”

周嬷嬷私以为自家老主子还是没明白她的意思,既然凶手必然会在她们中间出一个。

那么如何让凤雪瑶认罪才是正道。

但其实,周嬷嬷想多了。

做了一辈子当家主母的老夫人,岂会不明白眼下局势的严峻性。

她没慌,是因为她笃定在这件事上,自己最宠爱的儿子会毫不犹豫把凤雪瑶推出去,保她。

她的炎儿,一定会保她!

那可是她宠了一辈子的儿子呢……

而此刻,她那个宠了一辈子的儿子,正在书房里冲孙荷香发火。

杯盘碎裂,满地狼藉。

凤炎还想再摔的时候,发现桌上空无一物。

“她还不肯承认?

”凤炎怒拍桌案。

“老爷你让瑶儿承认什么,毒不是她下的!”孙荷香也急了,手指被迸起的碎瓷划伤亦不自知。

凤炎冷笑,“不是她还会是谁?”

“谢如萱啊!这事儿摆明就是谢如萱干的,谁知道那凤天歌抽什么风偏偏要保谢如萱,反倒把瑶儿给坑了!依我看凤天歌就是故意的!”

“你闭嘴!”凤炎怒极,“谢如萱是笨,可她还没笨到那个份儿上!武盟对她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巴不得凤天歌再战几场,岂会下毒!”

“可是……”

“反倒是雪瑶,家书的主意是不是她出的?信是不是她送的!”凤炎眼含戾气,低声怒吼。

孙荷香隐约也能想到这一层,“老爷,现在都这个节骨眼儿了,是不是瑶儿下毒重要吗?重要的是怎么保住咱们瑶儿!”

凤炎怒极冷笑,“你的意思是,让我弃母保女?”

孙荷香就是这个意思。

“老爷,瑶儿是您自小宠到大的,她要真做错什么也是一时无心,您可万万不能与她一般计较,该救还是得救啊!”孙荷香突然泣泪,哭的极为伤心。

凤炎终是忍下怒意,皱眉坐在椅子上。

在母还是女这个问题上凤炎根本没有迟疑过。

于名声地位,仕途还是前程,他都要救自己的女儿。

凤雪瑶获罪,与他脱不了干系。

老夫人获罪,则未必是他的问题……

武院后山,拥剑小筑。

夜倾池在矮桌前坐了一柱香的时间

,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对面公孙佩。

就这样,还把公孙佩给盯睡着了。

‘啪—’

夜倾池怒极拍案,却不见对面公孙佩有半点反应,依旧阖目的非常自然。

所以说,如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是门学问。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