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来求你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来求你

看着眼前睡的‘正香’的公孙佩,夜倾池重新调整心态。

“昨日醉光阴偶得神兵,便有些看不上手里那把纯凰剑,公孙总教习如果想要……”

“我想要。”公孙佩醒了,一双眼瞪的炯炯有神。

自打紫辰跟墨云剑一去不复返,公孙佩真是太急于用其它名剑填补空缺。

真的,如果项晏跟叶清华不是武院学生,他都想过杀人越货。

“那也只能想想。”夜倾池深谙如何‘叫醒’公孙佩之道,冷嗤一声。

公孙佩再欲阖目之时夜倾池拍出阎王殿左使腰牌,“公孙总教习当我阎王殿好欺负?”

那是一块和田玉浮雕腰牌,上面雕着凶兽穷奇。

“不是老夫说,人家腰牌上不是雕龙就是雕凤,雕花鸟鱼虫的也有,你再瞧瞧你们阎王殿的腰牌,不是穷奇就是饕餮,要么就是……”

“往生卷的线索!”夜倾池不想听公孙佩废话。

当初他答应来武院当教习且保证会让齐在武盟胜出,为的什么!

“咳咳……老夫为什么要告诉你?”公孙佩话音刚落夜倾池就出手了。

突如其来的一掌袭面而至,公孙佩花白胡须根根脱体倒飘!

“说说说!”公孙佩没躲,他也知道夜倾池的目的并不是打他。

夜倾池果然收手,冷冷看向公孙佩。

“往生卷确在皇城,但在哪里老夫真不知道。”公孙佩笃定开口。

夜倾池狠狠吸气,“别逼本使出手。”

“你可能打不赢老夫。”公

孙佩知道夜倾池跟容祁差不多,那日他对容祁多多少少都有点儿手下留情的意思。

反倒是容祁,打起架来莫说手下留情,恨不能同归于尽。

所以说要真打起来,夜倾池必不敌他。

某池怔忡片刻后桀桀怪笑,再之后从牙缝里狠狠挤出几个字,“你给我坐稳了,本使这就去找容祁。”

那日拥剑小筑‘地动’,夜倾池全程围观。

就在夜倾池转身一刻,公孙佩不干了,“还想知道什么你说!”

“往生卷在哪里?”夜倾池由始至终就只有这一个问题。

“在皇城啊!老夫刚刚说的很清楚!”公孙佩特别无辜看过去,却见夜倾池再度转身,“确切说在皇城西南!”

夜倾池转回身,眉峰微蹙,“皇城西南有镇南跟武安侯府,还有几家世族子弟跟富庶商户的宅院,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别的了……”

“它也未必就在谁的府上吧,许是埋在西南方向的哪个地方也说不定。”公孙佩这样误导。

之所以说误导,是因为公孙佩手里有一物与往生卷有感应。

原本那物一直在公孙佩的密室里沉寂。

别问公孙佩为什么会有密室,没有密室他那些剑根本抱不过来。

说回那物,就在半年前那物突然发生异动,方位直指西南。

也就是说,往生卷是在半年前出现在皇城西南方向的,而往生卷定然不会自己跑过去。

是有人,带它出现。

半年前,正是前太子妃独孤艳绝命

奉天殿之时。

而皇城西南方向发生的大事,无非是镇南侯府那位嫡出大小姐凤天歌,自普宁寺归来。

奇怪的是那物只异动两日,便又恢复沉寂,至今再未动过。

公孙佩曾带那物夜探镇南侯府,一无所获。

即便如此,公孙佩却坚信,往生卷十有八九与凤天歌有关。

此刻面对公孙佩的回答,夜倾池只呵呵一声。

“你最好保佑殿主能相信你的鬼话,否则孟臻也保不住你!”夜倾池冷冷看向公孙佩,不打算细究。

“说的就像老夫有多怕你们阎王殿似的,你别忘了,老夫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不提当年就如今,老夫膝下徒子徒孙遍布江湖!”

公孙佩这辈子没别的,吃葱吃蒜就是不吃姜!

夜倾池也没别的,就问公孙佩一个问题。

如果我现在要杀你,苏狐会帮谁?

为了让夜倾池心服口服,公孙佩没有亲自回答这个问题。

而是隔天把苏狐叫到拥剑小筑让苏狐当其面大声说出来。

苏狐很大声的质问夜倾池,你倒是动手啊!

你不动手我一个人打不过这老东西……

自应下谢如萱请求,又得温玉认可之后,凤天歌便想着该如何将谢如萱留在自己身边。

该去求谁?

次日,凤天歌入宫。

就在楚太后吩咐孙嬷嬷沏茶备好各种糕点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凤天歌去了御书房。

凤天歌此举不止楚太后惊讶,亦让北冥渊惊讶不已。

记忆里,这还是凤天歌

第一次主动来御书房找他。

此刻看到凤天歌恭敬立于龙案前,北冥渊很难形容此间心境。

他欣赏的,看重的,志在必得的女人主动来找他,这真是一个好的开始!

“臣女凤天歌,拜见太子殿下。”重生以来,凤天歌第一次踏进御书房。

熟悉的陈列,熟悉的墨香,那个时候的她就站在北冥渊身后位置,并非她想,是北冥渊主动请求。

他说有你在,我便安心。

现在想想,并不是。

上一世自己得齐景帝看中,得朝中老臣敬重,北冥渊把她叫进御书房无非是做给世人看。

她不是没想到这一层,可她更愿意相信北冥渊是真心。

那个时候的她,脑子该是进水了。

“快起,赐座!”北冥渊给李诚瑞递了眼色。

待凤天歌落座,李诚瑞恭敬退离。

“天歌你来找本太子,不管什么事,本太子都甚是欣慰……”北冥渊端直坐在龙椅上,道貌岸然,“毕竟我们不是外人。”

凤天歌虽坐,神色却是恭谦,“太子殿下言重,天歌不敢高攀。”

从今以后只怕是要朝夕相对,过于疏离跟过早表露敌意并非明智之举,凤天歌如是想。

“哪里是高攀,是事实。”北冥渊喜欢凤天歌现在的态度,他始终坚信,哪怕是一块满是棱角的顽石落在他手里,也终究会被他打磨成一块光滑的石头。

凤天歌,就是顽石。

凤天歌不愿在这种事上多作计较,“天歌斗胆晋见是有

一个不情之请,倘若天歌有幸入朝,希望太子殿下能将谢如萱与我分派到一起。”

没有繁赘的客套跟铺垫,凤天歌直抒来意。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