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入朝,毫无悬念。

是以凤天歌并没有在入朝二字上咬重字音,只是顺理成章一带而过。

北冥渊也的确没有在入朝二字上有任何疑虑,只考虑后者。

“谢如萱?”北冥渊当是有许久,没有想到谢晋了。

“当日武院后山若非谢如萱舍命拖住岳雷,天歌不可能赢得试练赛,我大齐也不会如此轻易取胜,此事谢如萱并未提及,是天歌觉得欠她一命,想着若是能分派到一起总有报答的机会。”

凤天歌决定入宫求北冥渊而非楚太后,一来七人入朝之事由北冥渊作主,而楚太后到底身处后宫不便多言,二来谢晋曾在北冥渊麾下做事,且不管谢晋死因如何,至少明面儿上谢晋死也还算是北冥渊的死人。

如无料错,北冥渊早已将谢如萱划入麾下,自己与其在一起,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难得天歌求到本太子这里,就算有些难办,本太子还是会力排众议,安排此事。”北冥渊连一丝丝犹豫都没有表现出来,信誓旦旦。

他有他的思量,一来凤天歌主动求他,很是难得,二来谢如萱乃谢晋之女,入朝自然而然要站队到他这边,凤天歌与之交好,正合他心意。

初次交锋,凤天歌完胜。

“天歌多谢太子殿下。”凤天歌起身,拱手时脸上稍显激动。

见凤天歌有走的意思,北冥渊却是摆手,“你坐。”

凤天歌微怔,重新落座。

“本太子原是想给你一个惊

喜,既是你现在提起我便也不藏着掖着,你的去处本太子已经与众臣商议过,虎骑营。”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凤天歌真不知道北冥渊到底哪里来的自信,竟敢将自己派到虎骑营!

“太子殿下是想让天歌到父亲的营帐……为参将?”凤天歌所能想到最有可能的官职,是武将中参将一职。

再低,无法入朝议政。

“为副将。”北冥渊淡声抿唇,视线之内看到凤天歌脸上震惊时,颇为自得。

终究年轻,若换做独孤艳必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

而他,喜欢这年轻。

“天歌,感激不尽!”凤天歌激动起身,拱手。

人,真的是会变。

曾经谨小慎微,用了整整三年时间筹谋,一举将她逼至绝境的北冥渊,竟然变得这样自负!

是呵,连驰骋沙场所向无敌的独孤艳都死在他手里,他有什么理由不自负。

只是北冥渊,用我的败亡去证明你的自信,你付出多少又失去了多少,真的不在乎吗?

龙椅上,北冥渊喜欢这种感觉,被感激,甚至被崇拜。

“谢如萱便封为虎骑营参将,跟着你,可好?”北冥渊临时起意。

“单凭太子殿下做主!”凤天歌很满意,这样的高度方便她做很多事。

北冥渊没有再留凤天歌,来日方长,他总有一天会把这个女人牢牢攥在手心。

且说离开御书房的刹那,凤天歌紧绷的心弦一根根松弛。

她以为再入御书房自己会有一丝不

适,会无意间暴露出抵触情绪,可原来不会。

越深的仇恨,越是能让人平静,如死水无澜。

唯有心底深处那片恨海,无时无刻不在翻滚。

恨意,滔天。

既入皇宫,凤天歌没有理由不到延禧殿。

不想入殿一刻,却意外看到了某张熟悉面孔。

容祁。

又是容祁!

好像她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这张脸!

她承认容祁这张脸好看,很好看。

可这不代表她就喜欢这张脸,无时无刻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次数出现在她面前。

莫名惊悚好么!

“歌儿?你怎么会来?”看到凤天歌一刻,容祁展颜,莫名兴奋。

凤天歌无语了一阵,这个问题好像该由她问。

而且,歌儿是什么鬼?

“容世子怎么会在这里?”凤天歌浅步走到桌边,环视之后蹙眉,“皇祖母呢?”

“不知道,太后只说去拿很重要的东西,让本世子在这里边吃边等。”容祁说话时自托盘里取出一块糕点递向凤天歌,“要不要吃,很好吃。”

“皇祖母叫你来的?”凤天歌想了想,接过容祁手里糕点,“皇祖母有没有说叫你来有什么事?”

容祁摇头,“不知道。”

凤天歌咬了口糕点,脑子里所能想到最有可能的事,便是屈平。

除此之外,整个皇宫里没有任何人跟任何事与容祁有关。

凤天歌,忘了自己。

不多时,楚太后在孙嬷嬷的搀扶下,走回宫里。

见到孙嬷嬷搀扶楚太后的手时,凤天歌眸间微

沉。

“皇祖母……”

就在凤天歌想说什么的时候楚太后下意识推开孙嬷嬷,抱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精致的纯金方盒走向桌边,“天歌你来了?”

见楚太后脚步沉稳如初,凤天歌暂时摒弃心中疑窦,露出宛若春光般的笑意,“天歌拜见皇祖母。”

“你这孩子,哀家不是说过没有外人在时不必多礼。”楚太后将方盒搁到桌边,拉着凤天歌的手坐下来。

凤天歌则十分刻意的,瞄了眼容祁。

容祁无辜,“歌儿你这样盯着我,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难道不是?

凤天歌后脑滴汗,见过不要脸的,这种臭不要脸的倒是少见。

“容世子可不算是外人呢。”楚太后笑了笑,缓缓松开凤天歌,满是褶皱的手重新叩在纯金方盒上。

看出楚太后面色有变,凤天歌颇为担忧,“皇祖母?”

“这方盒里装的是哀家为你母亲准备的嫁妆,一对玉镯……”楚太后边开口边打开方盒,内里果然有对镯子。

玉镯成色纯正,如翠竹如碧潭,玲珑剔透,隐隐泛光。

很简单的一对镯子,没有任何金丝琉璃修饰,大气十足。

“可惜……”说到伤心处,孙嬷嬷低唤一声,楚太后不由的狠吁口气,慈祥如初,“今天是个好日子,哀家不提那些伤心事。”

凤天歌了然,楚玥郡主一直都是楚太后心结。

事实上,她已经暗中让赛金花注意楚玥郡主的去向,只是一直没有回

音。

“今天是个好日子,皇祖母……”凤天歌宽慰之时,脑子转了转。

什么好日子?

容祁多尖啊!

他一下就明白过来楚太后宣他入延禧殿的用意了!

我的天!

他的歌儿终于要成他的妻了肿么办?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