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章 毁灭我自己

第三百七十章 毁灭我自己

容祁看似淡定的外表下,内心好似飓风席卷,一片凌乱。

幸福来的太快他还没有准备好呢!

凤天歌则一头雾水,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天歌,这玉镯是一对鸾凤镯,寓意鸾凤和鸣,哀家今日便将这玉镯传给你。”楚太后说话时将搁在纯金方盒上面的玉镯拿起来,拉住凤天歌的手,戴于腕间。

凤天歌不明所以,但也全程无反抗,欣然接受。

她只是有些别扭容祁在对面看着。

这算怎么回事儿!

片刻后,凤天歌知道怎么回事了。

眼见楚太后拿起方盒下面那只方扁玉镯,以同样姿势拉起容祁的手,凤天歌一脸懵逼。

内心里好似突然出现一群野驴跟草泥马混杂着呼啸狂奔过来,在她胸口毫不留情踩踏之后,扬长而去!

楚太后竟然将那只鸾镯戴在了容祁手腕上。

几个意思?

这是几个意思!

“皇祖母……”

“天歌,哀家这辈子没有太多遗憾的事,没能亲眼看到你母亲出嫁算一件。”楚太后重新握住凤天歌的手,毫无违和将之叩在容祁掌心,“你若不想让哀家余生再多一件,便早些与容祁把婚事办了。”

自己的手在内,容祁的手在外,楚太后就这么硬生生将两只手紧紧叩在一起,凤天歌顿生一种毁灭感。

要么毁灭容祁,要么毁灭她自己!

凤天歌疯了,这是怎么个展开?

其实容祁也是很羞涩的。

他一直以为楚太后把

他叫过来,充其量是想征求一下彼此意见。

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娘子到手了?

好不现实的赶脚腻!

“皇祖母,您上次给孙女逼毒的时候……没事吧?”凤天歌尊敬楚太后,言辞便十分的小心翼翼。

而她真的是担心楚太后,莫不是之前逼毒时被剧毒侵上脑了?

没有半分不敬,她就是这样想的。

如果不是时间所剩无几,楚太后也很想征求自己孙女的意见,也很想看到他们两厢情愿时再把玉镯拿出来。

可惜,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自信不会看错人,容祁并非凡夫,更值得托付。

“能有什么事,哀家好着呢。”楚太后的手就那么压在容祁手背上面,以致于凤天歌想把手抽出来都做不到。

也不知这份温暖之意,感动了谁,又焦躁了谁呵。

“太后这气色看起来就很不错的样子!”容祁眉眼皆笑,风华绝代的容颜落在凤天歌眼里,面目可憎。

楚太后如何不知自己孙女对容祁暂时可能或许还有那么丁点小误会,但这都不是事儿。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时间真的可以证明一切。

后来的后来,当凤天歌说着这天底下最狠的话逼容祁把鸾镯摔碎的时候,容祁也只是咬牙,恨恨说了一句。

凤天歌,你还是人么!

“皇祖母,天歌现在还不想嫁……”凤天歌太想揍容祁了。

平时舌头就跟被门夹了似的叨个不停,现在咋成哑巴

了!

你特么倒是说句话呀!

“太后放心,容某应该能等到歌儿想嫁的时候……”容祁说话了。

凤天歌沉默数息,内心世界已然揪着容祁衣领猛朝脸上扇了几百下。

想嫁也不嫁给你!

让你叫歌儿!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皇祖母,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可以再等等吗?”凤天歌完全不理解楚太后为何有此举动,但她从不怀疑楚太后的动机。

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无时无刻不是为她好。

她怀疑的是容祁……

楚太后稍稍犹豫,“也好,那就再等等……只是这镯子哀家既是送出去便不可能再收回来,你们可别叫我这个老太婆失望呵。”

凤天歌没有开口,因为她知道,自己注定会让楚太后失望。

她怎么可能嫁给容祁?

从来都没想过的事。

“太后放心,我们定不会叫您失望。”就在楚太后松手刹那,容祁当即拽住凤天歌几欲抽回的柔荑,紧紧握在掌心。

楚太后十分满意点头,之后便由着凤天歌跟容祁借口离开。

屋子里,楚太后透过窗棂,默默看着两抹身影淡出延禧宫,轻声叹息。

“太后,您这身子……”

“近日睡的不安稳,没什么。”楚太后知道,自己余生,只怕又要多一件憾事了。

孙嬷嬷知晓自己老主子的性子,未再多言,而是顺着楚太后的视线,一并看向殿门方向……

延禧殿外,凤天歌直接把刚刚脑海里的画面演绎出来,

狠狠揪住容祁衣领,“你到底跟皇祖母说了什么?”

“冤枉啊!”容祁顶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用特别无辜的眼神回望凤天歌,“本世子还以为是你说了什么。”

凤天歌怒极反笑,“我能说什么?嗯!你倒是说说看!我能说什么!”

“那个……你凶起来的样子好可怕……”容祁被摇的头有些晕。

凤天歌拼尽全力克制,才避免血溅当场,“把镯子还给我!”

“不要,这是楚太后给本世子的。”容祁也很不高兴,“你就一点也不喜欢本世子吗?”

“一点也不!”

“你骗人!”容祁跺脚,好想揭穿她肿么办?

“本大小姐可以发毒誓!”

“你要是骗人就让老天爷惩罚你爱上本世子,永生永世!发吧!”

凤天歌顿了片刻,体内洪荒之力就真的是控制不住了。

于是乎,某世子又一次用生命的代价竭力阐述一个道理,一般来的很快的幸福,去的更快。

是以,二人就这样一路从延禧殿夺命狂奔到御医院,其间容祁至少有五次被凤天歌给按到地上。

步入御医院瞬间,凤天歌顿感一股肃冷气息扑面而至,于是松开被她拎在手里的容祁,“你可以走了。”

容祁气血倒流,“你把本世子打成这样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凤天歌扭头,眉微挑。

“都到这里了,你倒让屈不平给本世子看看啊!”容祁跺脚先行,径直走进御医院。

一身破烂,却难

掩风华之姿。

也就是容祁了。

凤天歌随后与容祁一并而入。

二人行至药室,容祁推门。

待房门开启,眼前场景令人震撼的无以复加。

容祁跟凤天歌几乎同时噎喉,四医中相貌最不值得一提的屈平,竟然成了最美的那一个。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