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手贱者死

第三百七十一章 手贱者死

有句话叫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彼时洛羽跟焦仲出现一刻,屈平跟裴卿本能自惭形秽。

是的,洛羽和焦仲虽然长相跟性格截然不同,但有一样相同。

就是同样拥有一张典型的正派脸。

一眼看去就是谦谦君子,玉树临风那一类。

上辈子有幸目睹过两位名医风采的凤天歌,终于有了不同认知。

谦谦君子是会变的,玉树临风都是假的。

眼前洛羽跟焦仲蓬头垢面,胡茬疯长,如雪白衣被染的五颜六色,如墨黑袍那一道道白条是怎么回事?

再看二人面前那偌大药案,几十个装满药粉的瓷瓶东倒西歪,各色浓汁缓缓外溢竟然没有人去扶?

现在门开了,有人进来,洛羽跟焦仲根本无动于衷。

容祁也震惊,他救过洛羽,相交也算不错,但他真心没见过洛羽私底下的状态。

这会儿,容祁已然走到屈平身边,“他们在干什么”

说起屈平跟裴卿,二人脸上的表情跟凤天歌也没有两样。

“真没想到,洛羽跟焦仲是这么邋遢的人,自龙乾宫回来到现在两天两夜,他们竟然没有洗过手,吃饭的时候也没洗。”屈平坐在轮椅上,低声告诉容祁。

容祁了然,“那你身后这位怎么回事?”

容祁指的是裴卿。

屈平回他,“说错话被洛羽跟焦仲打的。”

“他说了什么?”声音自容祁旁边传过来,凤天歌已至近前。

“他说洛羽跟焦仲不是龙阳就是断袖……”

屈平话音刚落便见洛羽跟焦仲齐刷刷扭头过来,“咳咳,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弟。”

几乎同一时间,一直挺尸在屈平身后的裴卿猛抖了抖。

看了眼裴卿,又看了看自己,容祁突然转眸瞅向凤天歌,“你对本世子,果然是真爱。”

凤天歌点头了。

是的,凤天歌是真的觉得容祁说的很对。

她打了容祁一路,但有哪一拳用过力?

连‘捶’都怕是说重了。

凤天歌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不能像初时对容祁下狠手,却真的是气焰不减心已变。

变得,软了。

“他们为什么没打你?”容祁视线回落,又问。

“我没嘴贱。”屈平回答的十分精准。

“那你为什么没帮他?”

容祁一直都觉得,不管屈平跟裴卿有何渊源,这种一致对外的时候屈平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没有腿我怎么帮?”屈平也以为自己会出手,但洛羽跟焦仲也没有因为裴卿说错话就迁怒自己,自己有什么理由因为裴卿说错话而跟着挨揍?

容祁看了眼屈平,基本也是无话可说了。

“屈先生,天歌有几句话想请教您。”凤天歌来时除了想见屈平,便是想跟洛羽和焦仲道谢。

不过现在看,他们二人显然不希望被打扰。

屈平闻声,把容祁搥到一边,凤天歌则上前扶住轮椅小心翼翼推其离开。

剩下容祁跟裴卿时,容祁的视线自然落在裴卿身上,“被他们打傻了?”

裴卿怒转眼珠儿!

容祁

恍然,被封了穴道。

就在容祁想要出手替裴卿解穴时,洛羽如山涧泉水般清越的声音传过来,“手贱者死。”

真的,不看洛羽现在这副残相,这声音堪称天籁,看到之后这声音很是惊悚啊!

药室外面,凤天歌恭敬站在屈平面前,“之前亏得屈先生跟邪医出手,天歌方能转危为安,拜谢。”

“凤大姑娘不必多礼,为了屈某之事你与容世子所作一切,我亦十分感激。”

屈平想了片刻,“那封书信上面已验出有毒,是否交到刑部便由凤大姑娘自行斟酌。”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中毒一事累皇祖母跟诸位,天歌定要求个公道,烦劳屈先生把那封书信,交给刑部。”凤天歌来找屈平,便是此事。

就在屈平点头之际,不远处的房门,吱呦一声。

是周歧。

“小丫头,你过来。”周歧着一袭玄色袍子踱步走出门外,朝凤天歌招了招手。

凤天歌知道周歧是谁,亦知道真正给自己下毒的人又是谁。

此刻看似淡定的凤天歌内心也在挣扎。

走过去,还是不过去?

“楚太后的孙女,这般胆小?”周歧笑的很是扎眼。

已经把话点到这个份上,凤天歌还有什么理由退缩。

旁侧,屈平见凤天歌迎向周歧,轮椅就跟飞起来一样回了药室。

不为别的,这里有能力保住凤天歌的,唯有容祁。

面对眼前老者,凤天歌挺直而立。

不是所有老人都值得尊敬,变

老的坏人就不是坏人了吗?

“你叫凤天歌?”

“正是。”同样是银发,有些人似月华如练,有些人似严冬初雪。

周歧给人的感觉,哪怕是那一根根的头发丝,都透着极寒的冷意。

好在,凤天歌并无所畏。

曾经立于万军之前睥睨天下的气度跟从容,令周歧十分的刮目相看,“你不怕老夫?”

“如果一个怕字可以改变你我已然对立的事实,天歌怕一怕也无妨。”凤天歌淡声开口,不卑不亢。

“对立么……”周歧思考时,余光不经意瞄到了隔壁屋子里走出来的容祁,只是一笑,“谈不上。”

“如果你死我生这种事都不算是对立,天歌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对立二字。”凤天歌不以为然。

“立场不同则为对立,老夫与凤大姑娘应该没有这种立场吧?”周歧略有凹陷的眼眶里,精光微闪。

试探?

凤天歌一瞬间想到齐景帝,而今除了生死,他们确实在这件事上有不同立场。

“不是对立,便是私怨。”凤天歌冷声开口。

私怨二字落在周歧耳畔,心底骤寒。

沉默许久,周歧长吁口气,“私怨跟你可谈不上……”

凤天歌心里‘咯噔’一下。

“跟谁谈得上?”

许是没想到凤天歌如此敏锐,周歧不禁浅笑,“你这小丫头,没事,就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你朋友在那边等站呢,老夫便不多留你了。”

凤天歌拱手告辞,转身刹那分明看到容祁面

色肃冷的站在对面,冰冷绝寒的清眸绕过自己,落到自己身后位置。

心,陡然一颤。

容祁的目光,竟也可以如此犀利?

如此的,咄咄逼人!

凤天歌猛然回头,周歧不在。

待她再转回身时,容祁眼中那还有半分锐色。

看错了吗?

-------------------

从一开始每章结尾没有注释,到现在每章结尾都有好多亲留言,小云心里满满都是感激,会继续努力!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