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苏狐有师傅

第三百七十七章 苏狐有师傅

延禧殿内,众妃暗叹。

明明之前看起来胸有成竹的叶芷惜已现颓势,反倒是凤天歌,后来者居上。

叶芷惜恨的牙痒,莫说佟兮清白,就算不清白,事关已责那些女官敢说?

“本宫叫他们过来,是想证明佟贵妃与沈辞未入宫时青梅竹马,正因青梅竹马才有入宫后的藕断丝连!”叶芷惜摒弃所有负成情绪,冷声驳斥。

“佟贵妃与沈教习自幼相识人尽皆知,何须他们证明。”

凤天歌缓步走向叶芷惜,“就像太子妃自小爱慕沈教习,好像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吧?”

“你胡说!”叶芷惜脸色涨红,尖叫否认。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凤天歌勾唇,笑容里带着几分冷意,“苏狐已经去了叶府拿证据,相信很快……”

“凤天歌!我来啦—”

突如其来的疾声,突如其来的人影。

苏狐就像从天而降般出现在延禧殿内,胸前背后各裹着两个好大的包裹。

别问苏狐为什么可以冲破重重关卡守卫的皇宫,因为凤天歌把腰牌给了他。

至于苏狐为什么会去叶府,自然也是凤天歌的意思。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苏狐?

因为他有师傅。

而且这种偷鸡摸狗……不,暗中取证的事儿也只有苏狐能特别不顾脸皮跟颜面的办好。

见苏狐把包裹撂到地上,凤天歌深凝叶芷惜一眼,走过去。

“我不是说只把有关沈教习的东西拿过来么?”凤天歌行至苏狐旁边

,看着整整两大包东西,很是头疼。

“全都是啊!”苏狐直接打开其中一个包裹。

好家伙,二十几条手帕映入眼帘!

看到锦帕一刻,叶芷惜眼睛红了,“你们大胆!”

眼见叶芷惜不顾延禧殿众多妃嫔在场,疯了一样冲过去,凤天歌猛抬手攥住她手腕,“你也知道将隐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有多难堪?”

“凤天歌!”叶芷惜如何也没想到凤天歌会突然来这一招釜底抽薪,她人生里就只有一个秘密。

就只有这一个秘密!

就在凤天歌与叶芷惜僵持之际,苏狐已经捞起包裹里一大把锦帕,颠儿到众位妃嫔面前,一人发了一条。

楚太后跟孙嬷嬷也不例外。

苏狐连沈辞都发了,只是沈辞没要。

自入延禧殿,沈辞便一直静默立于旁侧,不管叶芷惜如何诋毁诬蔑,他眼中却无波澜。

没有人,看得出他的情绪。

“还有哦!还有好多画像,都不要着急!”苏狐很忙,来来回回七八次终于把东西给分了。

就在苏狐捞起最后一套嫁衣准备抱向楚太后时,叶芷惜狠狠甩开凤天歌,疯狂冲过去把嫁衣抢在怀里,“不要看!你们都不要看—”

一击,即败。

宫中妃嫔,哪有一个不精通刺绣?

即便是不精通也都还是认字的,那丝绢上以金银线盘丝秀出的沈辞二字,简直不要太明显。

那一幅幅画像也都特别传神。

最让人震惊的,便是叶芷惜此刻抱在怀里的嫁

衣!

艳红如血的嫁衣上绣着栩栩如生的飞鸾戏凤图案,裙裾底摆绣着百福,边缘滚着寸长的金丝璎珞。

嫁衣两侧,各有一株盛放的并蒂莲,莲花盛放间各绣一字。

沈,惜。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凤天歌还真难想象叶芷惜到底是有多爱沈辞!

延禧殿内一片窃窃私语,顾紫嫣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真相,就如所有人看到的那样。

叶芷惜因爱生妒,诬蔑沈辞。

“叶芷惜,你还有何话说?”楚太后将手里锦帕递给孙嬷嬷,冷声道。

叶芷惜却是看向沈辞,双眸布满血丝,咬牙切齿,“你满意了?把我害成这样你满意了!”

苏狐特别不能理解叶芷惜的逻辑,“好像把她害成这样的是我吧?”

凤天歌慢动作扭头,看向苏狐,“闭嘴。”

拉仇恨也不是这样拉的!

“沈某若没记错,诬陷宫中贵妃,是死罪。”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的沈辞,第一句话便令叶芷惜坠向无尽深渊。

无情时冷眼旁观天地老,有情时为卿诛尽天下人。

这就是沈辞,他从未掩饰过自己。

“沈辞……沈辞!”叶芷惜如遭雷击,眼泪顷刻决堤。

她不敢相信沈辞在看到她所做的一切之后,竟然能说出这样的狠话!

“为什么?沈辞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看到了,我连嫁衣都准备好了!我是真的爱你!”叶芷惜悲恸低吼,竭力咆哮。

凤天歌一瞬间想到了步轻烟,同样爱的艰辛,

她却从未在步轻烟眼中看到一丝怨怼。

就在叶芷惜失控冲向沈辞的刹那,顾紫嫣突然起身,大步过去狠甩手腕。

‘啪—’

一巴掌,打的叶芷惜脑袋嗡嗡作响。

“沈教习说的不错,诬陷贵妃罪当死!”顾紫嫣怒视叶芷惜,狠戾开口。

沈辞近在咫尺,却未朝叶芷惜多看一眼。

心痛至极,叶芷惜狠狠揪住嫁衣。

‘呲—’

嫁衣从中间扯断,叶芷惜一双赤目仿若迸出火星,“我没冤枉佟兮!她的的确确在入宫之后还与沈辞暗中私通,还怀上孽种—”

好好的准太子妃,说疯就疯了。

殿内众妃嫔又一阵窃窃私语,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沈辞的表情,依旧如固。

沈辞越是这样,叶芷惜就越发狂!

她突然转身,愤怒指向凤天歌,“还有你!你与沈辞早有苟且,本宫亲眼看到你夜宿梅院!”

凤天歌正想着要不要先解释两句的时候,苏狐冲过去了。

“夜宿咋啦!你倒想夜宿你进得去么!你有本事羡慕凤天歌你有本事进去啊—”

这一刻,凤天歌被苏狐那副好理直气壮的样子给感动到了。

姐的名声啊!

姐的贞操啊!

毁人不倦的傻狐你这么可爱的啊!

“咳,可以了。”

凤天歌强撑脸皮走过去,把苏狐拉到自己身边,之后看向叶芷惜。

“造谣是要讲证据的,你若能拿出证据证明我与沈教习在一起了,那我所幸就嫁给沈教习也好,反正也不吃亏,但你若拿

不出证据,对不起,诬陷郡主的罪名好像也是死罪。”

一直面无表情的沈辞,终于忍不住挑了下眉峰,连楚太后都饶有兴致的点点头。

明明懒散的语气,却字字犀利。

她这孙女一般人可是惹不起喽……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