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很补很补的药膳

第三百七十八章 很补很补的药膳

叶芷惜恨极,五官扭曲,面目狰狞。

她如何能想到,凤天歌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

气氛僵持之际,楚太后长舒口气,“哀家今日算是开了眼界,累了,明日继续吧。”

眼看着老太后由孙嬷嬷搀扶走进内室,众妃嫔顿作鸟兽散。

想来明日定会有重头戏,众人散去时的表情竟似带着一股莫名的兴奋。

顾紫嫣见叶芷惜仍死死盯着凤天歌,当即给锦葵使了眼色。

“锦葵心领神会,上前一步,“太子妃,该走了。”

凤天歌便借着这个空当,扫过锦葵。

花信年华,长相乖巧中透着伶俐,隐隐的尚能看出几分沉稳。

没想到前世与她素未谋面的友,竟然会是锦葵。

凤天歌只是扫一眼,便将视线落回到叶芷惜身上,“我真不知道,你的爱,到底有多可怕。”

叶芷惜的理智所剩无几,她愤怒转眸狠戾瞪向一直都不曾正眼看她的沈辞,“我会让你后悔!后悔一辈子!”

见叶芷惜如此,凤天歌倒是没所谓,区区一个叶芷惜她从未放在眼里。

恨的是顾紫嫣,她倒是瞎了眼,初时千挑万选的娇女而今变的跟疯妇有什么区别。

如果不是还有后戏要唱,不用别人动手她先废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见自家主子愠怒离开,锦葵又催了一句,“太子妃请。”

叶芷惜终是收回视线,临走时不忘狠瞪凤天歌。

奈何凤天歌却根本没看她,走向沈辞,“沈教习,天歌送

你出宫。”

沈辞点头,二人一前一后走出延禧殿。

明明凤天歌跟沈辞离了一段距离,可这场景落在叶芷惜眼底却是如此亲密无间,惹她生妒!

同样不高兴的,还有苏狐。

眼见凤天歌头也不回一下,苏狐嘟嘴走出殿门,站到叶芷惜身边,“你说他们是不是把我忘了啊!”

叶芷惜猛然回眸,瞪向苏狐。

苏狐也是一激灵,然后耸着肩膀,挺起胸脯,双手交叠叩在脑后,打着口哨就走了……

东门处,君无殇,古若尘跟项晏早就聚在那里等消息。

包括叶清华,也没走。

但见沈辞跟凤天歌出来,四人即刻围过去。

四人先朝沈辞施礼,沈辞只微微颌首便径直上了马车。

待马车离开,古若尘看向凤天歌,最先开口,“怎么样?”

“是啊,那个刁……”项晏本想对叶芷惜用些不雅的称呼,碍于叶清华在便没说出来。

倒是叶清华,并没有表现出很在意的样子,“那个刁钻的家伙没太过分吧?”

四人之中,凤天歌最在乎的就是叶清华的感受,但有些话是要说在前头的。

“她很过分。”凤天歌认真看向叶清华,随即又道,“只可惜她选错了对手。”

凤天歌这样讲,已然说明今日对峙叶芷惜并没有占到便宜。

叶清华看似松了口气,眼中神色却隐隐有几分暗淡,“她没伤到你就好。”

就在这时,苏狐从里面狂颠出来,刚刚跟叶芷惜对视的时候吓死了

有木有!

“咦?项晏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项晏不以为然,他也很关心凤天歌的好吧。

“在谢如萱那儿啊!你不是天天都这个时辰给她送你亲手熬的,很补很补的药膳吗?”苏狐真相了。

项晏一张脸顿时红成猴屁股,抡起胳膊就要打,“胡说八道!”

然而,他是打不过苏狐的。

“就是很补啊!你们相信我,我只偷喝一碗鼻血当时就喷了!”苏狐边躲边委屈,奈何众人关注的焦点却不是那碗很补很补的汤药。

凤天歌了然。

所以说,苏狐也算一语成谶。

好好一堆牛粪,可能真就插上一株仙人掌了。

未理苏狐跟项晏在身前打闹,叶清华先行告辞。

待其离开,君无殇方才开口,“叶芷惜背后有皇后撑腰,天歌你还是要小心,万不能大意。”

凤天歌感激点头,“我会小心。”

“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不要客气。”古若尘随即道。

凤天歌很感激古若尘他们能等在这里,尤其项晏跟叶清华的出现。

如果谢如萱不是重伤在身,也定会来。

七国武盟虽只是一场比试,却让她收揽一众生死之交……

皇城,逍遥王府。

自从被夜倾池那些小可爱们疯狂蹂!躏荼毒了一段时间之后,北冥狄忽然就有点儿无虐不欢了。

这会儿后园醉翁亭内,容祁看着被北冥狄抱在怀里正在排气的小青狸赶紧捏住鼻子,苦大仇深“王爷嗅觉失

灵了吗?”

“本王花三千两银子从鬼市买的,味道还可以?”北冥狄掀了掀眼皮,淡漠开口。

容祁狂点头,“简直不要太纯正!”

“那就好,本王给你府上也送了一个过去。”北冥狄面色平静道,一张俊脸,无喜无悲。

容祁欲哭无泪,“我得罪你了咩?”

如此一问,北冥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你说你有没有得罪本王!你自己说!”

容祁不想说话,这样嘴就没有办法喘气了。

“兮儿的事是谁捅出来的?”北冥狄嗅觉没有失灵,他只恨小青狸的屁还不够臭,怎的没把容祁给熏死。

容祁恍然,“叶芷惜。”

“呸!叶芷惜在你眼里是多小一粒沙子!她干什么,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还不都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为什么要让她诬陷兮儿跟那个臭不要脸的有奸情!”

眼见北冥狄拇指跟食指捏在一起,容祁表示,“也没那么小……”

“为什么不是本王!”北冥狄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容祁,“……”

“本王的意思是,你必须解释!”要说北冥狄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容祁解释了。

“当年那个小皇子如果没死,母妃便不是难产。”

北冥狄愣住,“你……想现在翻案?”

“本来也没想这么快,这不赶上叶芷惜起了个头儿么。”容祁抿唇,“翻案言之过早,先吊着顾紫嫣母子罢了。”

北冥狄沉默片刻,正想开口时视线之内,出现一

抹白色身影。

自那抹白影出现一刻,北冥狄脸上的表情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如愤怒,如嫉妒,如疯如狂。

来者,沈辞……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