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章 人间悲剧

第四百章 人间悲剧

是以,当凤天歌一身战斗状态跑到屋里时,夜倾池刚好端身坐在桌边,红衣翩跹,青丝如瀑。

最重要的是,夜倾池居然笑了一下,且颇有风度的先开了口,“节哀。”

然后凤天歌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应这句‘节哀’了。

而且,她真的很想告诉夜倾池,一般说‘节哀’这两个字的时候尽量不要笑,很惊悚。

“咳,多谢。”

不然还能怎么说!

凤天歌放缓脚步,走进内室,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敢问夜教习,外面院子到底是什么回事?”

夜倾池很镇定,甚至可以用一派闲散来形容,“本教习犁的,如何?”

凤天歌以为自己幻听了!

未及凤天歌那股火气顶上来,夜倾池忽然叹道,“苏狐病的很重,他昨夜于病榻前紧紧抓住本教习的手,说是想吃大白萝卜,本教习这样的一个人,怎能忍心看他求而不得呢。”

提到苏狐,凤天歌猛想起来自己回锦苑,就是来看苏狐的。

但见凤天歌转向床榻,夜倾池倏然闪身拦在她面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刚睡下。”

凤天歌蹙眉,表示怀疑。

“天歌啊,你这样的表情本教习很受伤的!”夜倾池拉回凤天歌,坐到桌边,“你就不想问问本教习,昨夜都看到了什么?”

凤天歌没问,只陈述了一个事实,“夜教习,你平日话没这么多。”

夜倾池揉了揉额头,他能怎么办?

他心虚啊!

刚刚夜教习说苏狐想吃大白萝卜,这跟把天歌的院子挖成乱葬岗有什么关系?”凤天歌是绝对不会被夜倾池顾左右而言其他给糊弄过去的。

“他既想吃,本教习就给他种啊,种大白萝卜的第一步,不得先犁地吗?”夜倾池觉得自己的逻辑完全没有问题,堪称完美。

凤天歌无语,“难道夜教习没想过……去买吗?”

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吧!

夜倾池摇头,“买别人的,跟吃自己种的应该还是有区别的吧?”

嗯,买别人的现在已经吃到嘴里了,自己种的只怕还要等很久。

凤天歌如是想。

“夜教习有心了。”凤天歌懒得再问,蓦地起身转向床榻。

奈何她行至床边时,夜倾池又一次挡在她面前,声音很严肃,“苏狐睡着了。”

严格说,对于夜倾池刚才吧啦吧啦的那些话,她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凤天歌现在最担心的,苏狐是不是让眼前这个大粪池给弄死了。

“天歌只是想看看。”凤天歌知道自己打不过夜倾池,便也不能撕破脸。

夜倾池摇头,“不行。”

“苏……苏狐!你怎么起来了?”就在夜倾池拒绝的时候,凤天歌视线偏移,惊声唤道。

夜倾池闻声转身一刻,凤天歌突然跃至床尾,狠拽开锦被。

什么……东西!

锦被掀起的一刻,凤天歌整个人都是懵的。

只见床榻上,十几个毛团正紧紧箍在苏狐身边,许是被子突然被拽开的缘故,

那些个毛团蹭蹭蹭的露出一个个拳头大的小脑袋,黑豆一样的眼睛一眨一眨萌化人心。

除了十几个毛团,苏狐头顶还顶着一只小青狸!

夜倾池见势不妙,侧身动了动手指。

是的,他之前给苏狐封了穴道,这会儿是不能不解了。

“苏狐!”凤天歌没看到夜倾池的小动作,大步冲过去。

那些小可爱被吓了呼啦散开,唯有小青狸还蹲在那里不为所动。

且说凤天歌扑过去大叫的时候,某粪池也很担心。

是以看到苏狐睁开眼睛,夜倾池暗暗狠舒了一口气。

“夜教习,这是怎么回事!”凤天歌双手去扶苏狐,转眸惊喝。

既然苏狐醒了,夜倾池就很好解释了,“他染了风寒,本教习给他治病,就是这么回事。”

“怎么治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看到苏狐全身被汗水哒湿,额头烫的吓人,凤天歌根本不觉得这是在治病。

“染风寒者无非取暖跟通气,有这么多团子帮他取暖应该没问题的,至于通气……”

夜倾池转眸看向小青猩,随便一道真气从指尖射过去,便有‘噗’的一声传出来,“这种程度应该可以让他通气的……”

“臭……臭臭臭……啊啊啊—”

床榻上,苏狐猛的弹跳起来,却在狂奔下来的时候腿一软,整个人扑到地上,脸先着地。

而凤天歌跟夜倾池皆保持伸手去接的动作,但是谁也没接到。

房间里一片诡异的宁静。

“夜教习为

什么不接住他?”凤天歌无比僵硬抬起头,幽怨不已。

夜倾池也是一脸茫然,“本教习以为你会接住他。”

“臭!臭臭臭啊—”

就在凤天歌探步过去的时候,苏狐突然自己弹跳起来。

“苏狐……苏狐你别跑啊!”见苏狐狂奔出去,凤天歌忽然想到外面院子是个什么鬼地形,登时惊悚,急追出去。

可惜,迟了。

房间里,夜倾池听到外面一声惨叫,不由的抖了抖身子,便有数个瓷瓶从袖兜里掉出来。

是的,这些瓷瓶里的药苏狐昨晚都吃了,还有那十几只毛团跟小青狸也都是夜倾池昨晚冒雨从鬼市弄来的。

除了醉光阴,夜倾池自认还没对谁这么用心过。

所以说苏狐能挺过这关,真的要好好感谢他。

然而,苏狐能挺过这关感谢的人应该是屈平。

后来凤天歌把无比欢腾的苏狐硬绑到屈平面前的时候,屈平只说了四个字。

回光,返照……

世子府。

容祁醒来之后,雷伊直接现身把将姜汤端到榻前,说是凤天歌的吩咐。

“昨天本世子有胡说什么吗?”容祁接过姜汤,一饮而尽。

床榻旁边,雷伊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容祁微怔,递碗过去,“本世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有没有,主人一句不该说的都没说!”雷伊明白容祁指的‘不该说’都是什么,连忙摆手。

容祁松了口气。

“主人,其实你昨晚是不是根本没睡着?”雷伊有些忍不住

,问道。

容祁挑眉。

“属下斗胆猜想,主人一遍遍吵着说自己不想活了,然后死命拽着凤天歌的手不放……是故意的。”雷伊发誓他所陈述皆为事实,完全没有夸大其词的意思。

说真的,那会儿他看的尴尬症都犯了。

容祁,“……”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