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吃饭的时候,丛容从头至尾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神不时在几个学生的脸上扫过,想要看出刚才闯进厨房的是谁,不知道是她心虚还是现在的孩子们都太开放觉得没什么,她要么觉得每个人都有问题,要么就觉得或许刚才那人根本就没看到什么?


看了几圈之后,她索性放弃,安慰自己她和温少卿男未婚女未嫁,就算被人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她对那道汤还是退三舍而避之的态度,偏偏钟祯看她越躲越远又往她面前推了推,“表姐,你尝尝汤啊,特别鲜。淮杞兔子汤,特别补的!”


丛容一听到尝汤两个字就想把碗扣到他脑袋上去,一抬头又看到温少卿一脸促狭的笑。


钟祯喝了一口,“老板,汤好像淡了。”


温少卿扬着下巴指指丛容,“你表姐不许尝,我也把握不了咸淡。”


钟祯转头问丛容,“为什么不许尝啊?”


丛容心里再窘迫,脸上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没什么,我开玩笑的,你老板当真了。”


“哦,原来是开玩笑的啊。”温少卿勾唇一笑,别有深意的开口,“那我们下次接着尝?”


丛容僵硬着把视线移到别处,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温少卿也不知道刚才闯到厨房里的人是谁,不过他也不关心,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才过了一天就有了蝴蝶效应。


他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钟祯冲进来把病历摔在他面前,瞥了他一眼便扬起下巴,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温少卿看着他,“你要造反啊?”


钟祯来势汹汹,“对!我就是要造反!我要跟学校申请换导师,我不跟你了!”


温少卿也淡定,“原因。”


说起这个钟祯就冒火,“同学们在传,那天去你家吃饭的时候,看到你跟我表姐……那什么,说我拿奖学金是靠的裙带关系!”


温少卿淡淡开口,“然后呢?”


钟祯委屈,“我怎么可能是靠裙带关系!你去看我的成绩单!你给我的论文分数是所有科目里最低的!”


温少卿把病历扔回去,“你知道就好,以后要好好做科研,临床科研都要重视,不能再混日子了。”


钟祯点了点头,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重点!”


温少卿反问,“那重点是什么?”


钟祯拔高嗓门,“重点是我不堪受辱,我要换导师!”


温少卿沉吟了下,“也好,反正我是要娶你表姐的,到时候你就是我的亲属,我再带你是不太合适。”


钟祯眼睛一亮,“所以我可以提前毕业了?”


温少卿波澜不惊的摇摇头,“不是,是转去跟赵教授,我跟她还算有点交情,虽然你笨点,但她看我的面子还是会接收你的。”


“灭绝师太?!”钟祯大惊失色,抱着温少卿的大腿不撒手,“我不要去!老板!我是你的人!你别不要我!”


陈簇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幅场景,“呃……这是……主动要求被潜规则?”


温少卿踢了踢钟祯,向陈簇解释,“师门不幸,我决定将他逐出师门。”


钟祯跟在温少卿身后出了医院还在碎碎念,“老板,你那天真的跟我表姐……那什么啊?”


温少卿不答反问,“你打听这么细干什么?”


钟祯很是怀疑的看着他,“我觉得你跟我表姐的所有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我到现在都觉得你们能在一起真的是个奇迹。”


温少卿瞪他,“你那么闲的话就多发两篇文章。”


钟祯一脸苦恼,“可我还没想好下一篇文章写什么,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温少卿看他一眼,很认真的开口,“你写文章最先考虑的是解决你能不能毕业的问题。”


钟祯一愣,不确定的问,“老板,我是不是你带过的最差劲的学生?”


“你觉得呢?”


“不是……”


“其实差劲也算不上,顶多就是我带过的毕业最慢的学生。”


“……我离毕业真的还很远吗?”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温少卿开车扬尘而去,留下钟祯仔细思考毕业的问题。


丛容今天在律所加班到半夜,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她心里还是有些怕的。又偏偏楼前那段路灯坏了,她拿出手机来想要照明才发现手机没电,早就自动关机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整个路段都黑漆漆的,她走得心惊胆跳的。脚边忽然窜出来一个生物,她拼命才忍住尖叫,仔细一看,好像是让一让。


让一让冲她叫了两声,她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惊喜看到让一让,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的温少卿,心里一喜感觉他像是从天而降的救星,跑了几步一把抓上他的手臂,“温少卿!”


温少卿看她一眼,这么冷的天,她额头上却起了薄薄一层汗,脸色也不好看,贴着他手背的手心里都是冷汗,他很快开口,“怎么才回来,等你半天了。”


他去敲门,没人在,给她打电话,手机也关机了,这才带着让一让出来,边遛它边等。


丛容的心还在怦怦直跳,“车……车坏了,没打到车,等了很久才等到公交车。”


温少卿又想说什么,可一抬眼看到丛容冲他使眼色,便改了口,声音不高不低,“不是说我去接你的吗,非要自己回来,以后还是我天天去接你吧。”


丛容重重的点头,“嗯……”


两个人边说话边往回走,走了几步温少卿才低头小声问,“怎么了?”


丛容紧紧攥着他的衣袖,“车胎被扎了,所以才没开车回来,刚才好像有人跟着我。”


跟在两人身后的让一让似乎觉察到什么,冲着黑暗处吼了两声,很快想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脚步声走远了,丛容才松开温少卿,长长的出了口气。


温少卿抬手抹掉她额头上的汗,“怕了?”


丛容重重呼出口气,“废话,你以为只有医生会被打啊?律师还不是会被打!”


温少卿笑着看着她,“最近接什么案子了?”


她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恍惚得摇了摇头。


温少卿看着看着忽然伸手揽过她的腰,一低头吻了上去。


丛容挣扎了半天,他才放开。


丛容捂着嘴,瞪着他,“你又干什么?!”


“我发现你这个职业也是个高危行业,所以你有必要学习点急救知识,关键时刻可以救命。刚才教你的是人工呼吸。”温少卿慢条斯理的解释,说完又瞄了眼丛容胸前,“下次再教你心肺复苏。”


丛容恼羞成怒,“温少卿!你再这样,我真的给你发律师函了!告你性骚扰!”


温少卿拉着她往回走,“发吧发吧,我们住的这么近,你就直接给我送过来吧,我在家等你。”


丛容看着身前人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让一让,呼吸间除了冰凉的空气,还有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手心里的温度那么真实,她忽然觉得安心下来,刚才的恐惧似乎也就那么散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丛律师这次没有开玩笑,第二天温少卿出门上班的时候,一推开门就看到地上放着一个信封,大概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吧?打开一看,果然是封律师函。


他没忍住笑了起来,转身送到书房的抽屉里放好,才出门上班。


丛容的车今天送去修,有了昨晚的教训,今天一过下班时间便下了班,体验了一把沙丁鱼,终于到了站,她一被挤下公交车就看到了站在站台上撑着伞等人的温少卿。


黑色的羊绒大衣上有被溅上的雨水,搭配灰色的围巾,再加上手里深蓝色的雨伞,都是沉闷的色调,却让她眼前一亮,她小跑了几步到他面前,“来接我吗?”


“嗯。”温少卿顺势牵起她的手,把她拉进伞下,揽着她的肩往小区里走。


丛容转头问,“怎么没跟我说一声,不怕我坐地铁错过了?”


“下着雨呢,从地铁到小区还要走一段,丛律师不会那么傻。”


丛容低头笑着就听到温少卿问。


“今天没出什么事吧?”


丛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了笑,“没什么,可能是我多疑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温少卿转头看她一眼,“车什么时候修好?”


“就这几天吧,前几天钟祯开的时候车头蹭了一下,正好一起修了。”


“这几天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不顺路。坐地铁坐公交都很方便。”


温少卿忽然开口问,“有一块钱吗?”


“硬币?我找找。”恰好走到超市附近,丛容以为他要买什么,便低头去找钱包,“没有硬币,纸币行吗?”


温少卿点点头,“也行。”


说完便把手里一直拎着的一个袋子递给她。


丛容接过来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温少卿低头看了眼她脚上的高跟鞋,“运动鞋,以后你上班时间穿高跟鞋,下了班就换运动鞋。”


“为什么?”


“这样遇到坏人你就可以跑快点了。”


“难道你还想和对方对打?还是说靠哪条法律法规来说服他放过你?”


“不想。不过你不知道不能送别人鞋吗?”


“我什么时候说要送给你了,刚才你不是给了我钱。”


“一块钱?”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也可以回送我一双,我给你两块。”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如果我想知道的话,连你的某个部位位于前胸第几根肋骨至第几根肋骨水平之间也能知道,你想试试吗?”


边说边往她胸前扫了一眼。


丛容看了眼温少卿的指尖,脑中迅速闪过摸上她肋骨的画面,那种温热粗糙的触觉似乎已经形成,迅速移开视线,脸不自觉的开始发烫。


温少卿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开口,“你可以回去检查下,一般是三至六,看看有没有下垂。”


丛容抓狂,“走开!”


晚上洗澡的时候,丛容不知怎么就起了心思,胡乱冲了冲,就站在镜子前数起肋骨来,数完之后心满意足的关灯睡觉。


隔了一天,丛容收到了4S店的账单,并通知她有时间可以去取车,她正看着账单上的数字在心里痛骂钟祯,钟祯留给她的那个号码竟然就打来了,她叹口气才接起来,开门见山的开口,“不好意思,我表弟蹭了您的车,如果车修好了,您直接把账单发照片给我就可以了,我把钱转给您。”


她说完之后,那边却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回应,她喂了一声,那边依然没有动静。


她看了眼手机,信号是满格啊,于是又喂了一声,那边终于有了声音,“丛容。”


这下换丛容没动静了,那声音……竟然是林辰。


十几分钟后,两人便坐在了一家咖啡馆里。


两人进门的时候无关痛痒的打了招呼之后,便继续坐着无关痛痒的聊天。


丛容主动开口,“没想到这么巧,我表弟竟然蹭了你的车。”


林辰淡淡一笑,“是啊。”


在丛容的印象里,林辰性格阳光开朗,可眼前这个人……言行举止中透着股淡淡的疏离,


几年不见,他比以前沉稳安静了许多,也没了之前的玩闹开玩笑的熟络,两个人静静的坐着,不免有些尴尬。


丛容努力了半天也没找到话题,抬手看了眼时间,“这么晚了,我请你吃晚饭吧?”


他也没拒绝,“好。”


一顿饭丛容吃得味同嚼蜡,林辰倒是没什么异常,安安静静的吃饭,她说起什么,他也极配合的回两句,可还是尴尬。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丛容才想起来,“对了,修车多少钱,我给你。”


林辰摇摇头,“如果知道那车是你的,我根本就不会打这个电话。”


丛容心里还是难受了一下,那个时候她刚从S市到这里,人生地不熟,林辰作为师兄还是帮了她很多,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应该还会是好朋友吧?


她本以为他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像她一样,可以避免很多尴尬,可明显林辰并没有这种打算。


丛容勉强笑了下,“那我们就……再见吧?”


林辰看她一眼,“开车来的?”


“没有,我打车就行了。”


“走吧,我送你。”


她实在不想再继续这种尴尬了,摇头拒绝,“不用了,你先走吧。”


林辰看着她,“送女士回家是基本礼仪。”


丛容看着他冷冷淡淡的态度,不想再纠缠,坐在车里后偷偷看了眼林辰,他神色自然的开着车,似乎没有开口聊天的打算。


她轻咳一声,“林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辰面无表情的回答,“上周。”


“那这车……”


“我家里也有人在本地,车是我借来开的。”林辰停在红灯前,转头问,“有什么问题吗?”


丛容在心里小声回答,车本身没什么问题,就是你开这车就有点儿问题了,知道你跟温少卿关系好,也不至于两人都开同一款车型同一个颜色的车吧?


这话她也不好直接说出口,干巴巴的回答,“哦,我以为这车是你的,还以为你买了车有回国发展的打算。”


林辰很快启动车子,“我暂时没这个计划。”


丛容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车外,不再说话。


两人间的沉默一直持续到车子停到楼前,丛容和林辰正站在车边告别,林辰忽然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


丛容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温少卿正牵着让一让从楼里走出来。


温少卿神色如常的走近,看了看丛容,又笑着问林辰,“回来了?上楼坐坐?”


林辰的视线在两人脸上来回扫了几圈之后,不答反问,“你们住在一起?”


温少卿淡定的胡扯,“是啊。”


丛容反驳,“没有!”


两人对视了一眼,丛容解释,“我们住对门。”


林辰忽然嘲讽的笑了起来,“对门?”


温少卿忽视他的阴阳怪气,再次提议,“上去坐坐,我们聊聊?”


“我没那闲工夫。”林辰说完转身准备上车。


温少卿看着眼熟的车,别有深意的开口,“看来我们的品味还真是挺相近的。”


林辰看看丛容,又看了看车,很快皱眉,语气僵硬,“这车不是我的。”


温少卿一晒,“我没说这车。”


林辰瞬间濒临爆炸,爆发前扫了丛容一眼,又生生憋回去,“师妹先回去吧。”


丛容一直安静的看着,对于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她有些担心,有些愧疚,现在气氛一触即发,她更是不想离开,刚想开口说什么,温少卿把手里的绳子递给她,“带让一让上去吧!”


丛容结果绳子,看着温少卿。


温少卿对她一笑,侧了侧身小声开口,“炉子上温着芝麻糊呢,自己盛。”


林辰把头歪到一边,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冷嘲热讽,“秀恩爱给谁看呢……”


丛容转头想要去解释,温少卿握了握她的手,冲她无声的摇了摇头,她踌躇半晌,这才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进了楼。


两人静静的看着那个背影渐渐消失,温少卿打破平静,“你看,她是不是比一般的女孩子要果敢?说走就走,头也不回,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怎么威逼利诱都没用。”


林辰看也不看他,“有话就直说,拐弯抹角的说给谁听?”


温少卿也没什么好脸色,“原来有些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啊,这些年某人做事畏畏缩缩的,一点儿光明磊落的样子都没有,我当某人就喜欢这种风格呢。”


两人自打认识就没这么针尖对麦芒般的斗过嘴,林辰也没想到今天会碰上温少卿,看两人的眼神动作,恐怕不是“对门”那么简单,他心里不是没有感觉,不是不受打击。曾几何时,他跟温少卿亲如兄弟,这几年他主动断了他们所有的联系,可一见面他知道,他们还是兄弟,就算是刚才丝毫不客气的你来我往,他也能觉察到温少卿的毒舌功力只用了几分,他是律师,在唇枪舌剑上谁又能胜他半分?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保存着实力,并不是真的要去伤害对方,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怕见到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兄弟这两个字……


林辰装了一晚上的高冷,此时也松懈下来,靠在车门上,半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有气无力的开口,“我没想过跟你抢,当初她说喜欢你,我跟你说了之后你竟然没有一口回绝,反而还说……上学那会儿那么多女孩子跟你表白,都被你的毒舌逼得避退三舍,那个时候我就放弃了。”


温少卿冷哼一声,“放弃了何必这些年要死不活的飘在外面不回来,林辰,有什么你不能来跟我说的?何必这样?好像我多对不起你,丛容多对不起你一样!”


林辰也恼了,蓦地拔高声音,“我没有要死不活!你们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活该!我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温少卿!我是看在是你才放弃的,换了别人我死也不会让!”


温少卿站在寒风里,声音也是没有一丝温度,“喜欢的人就那么容易让给别人?你根本就没那么喜欢又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林辰一怔,温少卿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是乔裕,便打开免提。


乔裕的声音很快传出来,“林辰今天在本市,要不就约今晚见一面?我叫上萧老大?”


温少卿看了林辰一眼,阴阳怪气的回答,“可以啊。”


“那我约好了给你发短信,到时候你跟萧老大过来的时候就当偶遇,别说是我搭的线。”


乔裕愉快的挂了电话,林辰的手机很快就响了。


他接起来,也打开了免提,“是要见我吗?”


乔裕一惊,“你怎么知道?你从家里回来了吧?今天晚上见一面?”


“好啊。”林辰也是阴阳怪气的语气,“没问题。”


乔裕心里犯嘀咕,这两人怎么口气那么像,半晌才开口,“那约在哪儿?”


林辰笑了一下,和风细雨的回答,“就约在温少卿家楼下吧,反正他也在这里了,也不用找什么偶遇的借口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


乔裕捏着手机目瞪口呆,半晌才想起来给萧子渊打过去,那边一接通他就痛心疾首的开口,“你表弟也太不仗义了!接电话竟然开免提!”


那边默了一下,传来随忆小心翼翼的声音,“乔师兄,他在洗手不方便接电话,我也给开的免提……”


乔裕哀嚎,现在人都什么毛病啊!接电话喜欢用免提?!


哀嚎完了才温温和和的对电话那边说,“萧老大,林辰和你表弟已经在你表弟家楼下遇上了,我现在就过去了,你洗完了手也过去吧,我们在那里见。”


林辰捏着手机,踌躇半晌开口建议,“要不我们打一架?”


温少卿沉思了下,点头同意。


乔裕和萧子渊前后脚到得时候,两人正打得起劲,显然两人还是极有默契的,都没手下留情,医生知道打哪里疼,律师知道怎么打可以争取最大利益。


乔裕看了会儿问萧子渊,“要不要管?”


萧子渊还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慢悠悠的开口,“怎么管?这属于警民纠纷,得找警备司令部,不属于你我的管辖范围。”


乔裕皱了皱眉,“这么打下去是两败俱伤啊。”


“你说……”萧子渊忽然顿住,很认真的想了下,转头看向乔裕,乔裕以为他要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静静的等着他开口。


等了半天却只等来一句,“他们俩谁会赢?”


乔裕无语的看他一眼,“这种事输赢有什么意义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萧子渊坚持问,“你觉得谁会赢?”


乔裕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拳头招呼,“林辰吧,温少卿都抱得美人归了,还要在拳脚上压林辰一头,就太过分了吧?人和面子总得给他一个不是?”


萧子渊边摇头边叹气的看着乔裕,“幸好你不是温少卿的情敌,不然……唉……”


乔裕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温少卿一脸高深,“看啊,这戏还没完呢。”


温少卿果然如乔裕所料,渐渐落了下风,最后被林辰一招凌厉沉稳的擒拿手制服,按到地上。


林辰微微用力,听到温少卿的闷哼声才收了手,一个用力把他推到了地上。


两败俱伤的两人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休息,毫无形象可言,温少卿擦了下嘴角,仰头看着月亮忽然开口,“她一直都在。”


林辰活动着肿痛的手腕,“哈?”


“丛容。”他坦荡的看向林辰,眼睛里映着清亮温柔的月光,缓缓开口,“她在我眼里,在我心上。”


顿了下似乎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一直都在。”


不知何时站在黑暗处的丛容忽然想要落泪,她低头看着让一让,紧紧抿着唇。让一让似乎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乖巧的蹭了蹭她,抬起前爪搭在她的脚上,似乎在安慰她。


林辰一滞,怔怔的看着温少卿,半晌才施施然站起来整理仪容,“我明天还有事,先回去休息了。”


温少卿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缓缓开口,“仁清,我爱她,很爱很爱。这话你敢说吗?”


男子二十冠而字,他成人那年祖父给他取了字,仁清。仁者,情志好生爱人,《荀子》有云,虚壹而静,谓之大清明。仁清,祖父大概是希望他怀有一颗仁爱之心,成为清微淡远的君子吧,清雅微妙,淡泊深远,果真是寄予了美好的希望。


他极少会叫他的字,“清”与“卿”本是同音,《礼记》又有云:温良者,仁之本也。而他恰好姓温,那个时候两人还开玩笑,说是有着莫大的缘分,所以一见如故。只是后来谁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缘分,喜欢上同一个人。


林辰转身看着温少卿,那么多年的兄弟情分竟然会变成这样,插在裤中的手紧紧握成拳,“我不敢说,那是因为我在还没有很爱的时候,在知道你们互相喜欢的时候,就把这个想法掐死了,少卿,如果对方不是你,我会努力一把,也许也会有很爱很爱的可能。”


温少卿反常的继续挑衅他,满是嘲讽的挑眉开口,“也许?可能?”


乔裕看得一头雾水,转头问萧子渊,“老温干嘛一直激怒他?”


“为了让他出气。”萧子渊在揣测人心上颇有建树,抬头看了一眼心里便明了了,低下头一边继续用手机和随忆聊天一边回答,“林辰心里憋着气呢,久成内伤,所以才一会儿阴一会儿阳的,少卿逼着他把气都撒在自己身上,气顺了,自然什么都好说了。”


乔裕不知怎么就把这话听了进去,后来在求得某人原谅时便用了这招,发现颇为好用。


林辰果然被刺激到了,气势汹汹的就冲温少卿扑了过去,这次他狠下了心,一招一式都下了死手,温少卿本就无意抵挡,装模作样的挡两下,毫不意外的处在下风,生生受着,再次被打倒在地。


乔裕和萧子渊看着还没什么反应,可有人却看不下去了,两人只看到一个身影一阵风似的跑到了温少卿面前,扶起他,仔仔细细看了看他的手臂,才抬起头有些责怪的看着林辰,“你下那么重的手干什么,他的手本来就受了伤还没好,以后还要拿手术刀呢!”


乔裕一愣,低声问萧子渊,“这姑娘谁啊?”


萧子渊别有深意的笑起来,“就是喜欢医生不喜欢律师的那位啊。”


乔裕恍然大悟,这才细细打量起丛容来。


“我刚才话没说完。”萧子渊收起手机,看了眼躲在某人身后故作虚弱的某人,“一方面是让某人出气,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让另一个某人心疼,关心则乱,情急之下就会暴露出内心的真实情感。感情这种事,愧疚和不忍没有半点帮助,拖拖拉拉拖泥带水只会伤人伤己,只有快刀斩乱麻才是上策,只不过这一刀落下来滋味怕是不好受,试想一下,还有什么比被钦慕的人偏爱情敌更让人伤心的?所以我才说,幸好你不是温少卿的情敌。”


乔裕看看温少卿又看看萧子渊,一脸不认同,“我看是幸好我不是你萧子渊的情敌吧,果然是表哥表弟,腹黑一家亲……”


林辰气喘吁吁的靠在车前盖上,也没了晚上见她时的冷漠,真性情的白她一眼,“男人打架女人插什么嘴!”


丛容语塞,一时气急,“你……”


林辰无视丛容的气愤,扬着下巴眯着眼睛看着温少卿,“怎么样?还打吗?”


温少卿一脸不在乎,挑挑眉回视他,“随你。”


“对手太弱,没意思。”林辰轻蔑的看他一眼,转身上了车。


车子滑出去几米后忽然停住,林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上车,单挑,地点我选,敢不敢?”


温少卿点头,“奉陪到底。”


丛容看了一会儿,大概也知道了温少卿的意图,没再阻拦,看着他,“去吧,早去早回。”


十几分钟后,四个人出现在一家网吧。


林辰看着电脑屏幕上熟悉的游戏登录画面,转头看向温少卿,“一局定输赢。”


温少卿开始输入账号密码,“好。”


游戏里的两个人打得如火如荼,游戏外的两个人百无聊赖。


当年这个游戏盛行的时候,本来是四个人一起玩儿的。只不过萧子渊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一出现在哪里,别人只有被碾压的结果,所以他被严令禁止再玩儿这个游戏。而乔裕本就兴致缺缺,长期处于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状态,后来先是被某位美人骚扰的没空玩儿,后来又被美人攻下每天要陪娇滴滴的女朋友,就更没空了,只剩下温少卿和林辰两个孤家寡人在游戏里浴血奋战,建立革命友情。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林辰扯下耳机,畅快开心的叫了声,“赢了!”


说完得意的看了温少卿一眼。


温少卿微微一笑,“我去下洗手间。”


林辰拉着萧子渊和乔裕炫耀着,两人则是开始摇头叹气。


萧子渊脸上的笑看得他想打人,“嗯,不得不说我表弟水平确实高,让得这么不着痕迹,你竟然都看不出来。”


林辰一愣,“你什么意思?”


萧子渊挑了挑眉,却是不再解释。


乔裕一脸恨铁不成钢,“不知道你在高兴什么,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是他不是你。你如果输了,还可以说是技不如人,可现在呢,赢了更尴尬,只能承认是你这个人有问题了,魅力不如人家啊。”


林辰脸上的笑容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后来林辰又发疯,买了一箱酒拉着温少卿去了X大操场拼酒,萧子渊和乔裕作陪。


林辰的酒量是四个人中最好的,一向能喝,啤酒白酒红酒混着来,就算是情场失意状态不好,喝倒不谙此道的温少卿也是极轻松的。


两人闹了半天终于安静下来,这才发现一直微微笑着的乔裕在默默出神,自斟自酌竟喝了大半瓶白酒,脸色是越来越白,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然后一起看向萧子渊,萧子渊接收到信号后默了一默,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拿出手机来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会儿才最后换了座位坐到乔裕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乔裕机械的抬眼看,眼神涣散的看了半天才回神,然后愣愣的看着屏幕上的照片


那是一张视频的截图,画面上的女孩子眉眼精致漂亮,正对着镜头笑得眉眼弯弯,半张着嘴不知道在说什么,飞扬明媚的气质就那么扑面而来,让他的酒立刻就醒了几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